前言:南老师于1983年讲《庄子》的珍贵视频片段,透过略显朦胧的画面,可以感受到正值盛年的南师讲课时充满智慧、挥洒自如的神采。通过南师的讲述,我们可以领悟到,生命可以从沉潜到飞升,物化到更高更广的层次和境界。就像南师一样,仿佛他没有离开过,他的教诲始终在影响和改变着我们的生命,正如他上课时的风采一样,活泼可爱,如沐春风。

文字参考: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山海经》上所讲的北冥地方,等于我们现在讲地球的北极。这个要注意啊!可见道家的传说,在上古的时候,观念比我们广阔,学术思想境界也比我们大;反而我们后世,把北冥说成了什么渤海,把范围缩小了。庄子说北冥那里有一条鱼,叫做鲲鱼,这个鲲鱼有多大呢?不晓得有几千里大。

庄子说这一条鱼啊,奇怪了,突然一个变化,从海里头飞上天,变成鸟了,叫做大鹏鸟。它的背呢?庄子用的文字非常科学的啊!鹏之背,讲这个鸟的背有多大,“不知其几千里也”。这个就很奇怪了,我们先讨论这个问题,这就是中国古代的科学观。你们年轻人听了一定笑,认为我们乱吹科学。实际上,我们自己老祖宗的文化,在世界的科学史上是领先的。当我们有科学的时候,西方文化还没有影子呢!当然我们现在又落后了几千年,都是不求进步,现在非跟人家学不可。我们还有许多的科学理论,你们听了也许更要笑,但是真的假的,还不知道,还不要轻易笑。我们晓得头上有角的那个鹿,据说海里的鲨鱼到了年龄,会跳上沙滩,一打滚,就跑到山里变成鹿了。信不信由你,讲不讲由我,我也是在古人的书里看到的。

但是,有一些东西的确会变的。苍蝇、蚊子是蛆和孑孓变出来的,譬如蚕蛾是蚕变出来的,都是物化的道理。我们人也是变来的,是精虫卵子变来的。有一部道书叫做《化书》,是唐末五代时一个神仙谭峭所著的,专门讲物化的道理,什么变成什么,一切都在变。所以,人也在变!每一个人思想年龄都在变。男人到了更年期,一个老实的人,突然变成刁钻古怪神经病,因为都在变嘛!照心理学来说,不是人变坏了,是变病了!对不对?你看我们坐在这里,大家都在变嘛!本来每人都是妈妈怀里的小婴儿,现在,变得古里古怪,像我一样,头发也变白了,都在变啊!

所以,他说,海里头有条鱼,突然一变,飞上天,变成一只大鹏鸟。这里提出来两件事,“沉潜飞动”四个字。沉下来,潜在深海里头,忽然一变,远走高飞。就是这两件事。庄子一开始,已经告诉了我们人生的道理,当一个人倒霉没有办法的时候,沉潜在深水里头,动都不要动。深水里头本来有动物,海底的动物多得很哪!深海里头生物都很庞大,而深海里头是黑的,没有亮光。深海里头的动物,本身都带光、带电,头上或翅膀上都有亮光。所以,道家的知识非常渊博。一个人在年轻的时候,或者修道没有成功,需要沉潜,修到相当的程度就变化了,飞动升华;道家告诉我们这个意义,道家也有这个事实。

有很多年轻人喜欢修道,什么是北冥呢?在我们身体上来说,丹田、海底之下,叫做北冥。道家又说什么是南冥呢?在头顶上。所以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到了顶上,照佛家讲,就是千百亿化身的道理。道家佛家解释《庄子》,是向这一面解释的,但是我们不管这些,只是把知识介绍给大家。

“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庄子说这条鱼,变成鸟,鸟的背,同鱼的本身没有变之前一样,也不晓得几千里大。可是它变了以后,比原来是鱼的时候还厉害,鸟背就有几千里,还没有算两个翅膀。那两个翅膀一张开啊!像天上的云一样,把天的两边都盖住了。说有多大呢?把东半球、西半球都遮住了。这是庄子的文章,要学吹牛,要学写文章,就要学庄子。据说唐代有名的诗人杜甫,想作诗,就说:“语不惊人誓不休。”要说话说得惊人,就要学庄子吹牛那么大。有兴趣写作的青年同学,要特别注意庄子的文章,还有他写作的境界。

刚才讲到大鹏鸟要飞了,庄子有一句话来形容:“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怎么飞呢?“怒而飞”。这个怒,好像突然发了脾气,气就鼓起来了。在《易经》里,孔子也常在形容充满时,用一个打鼓的“鼓”字,“鼓万物而不与圣人同忧”。如果我们研究自己中国文字,就知道鼓就是充满。所以,气充满了,“怒而飞”,一怒气而飞,不怒就不飞。一个怒,不一定是发脾气。怒是形容词,就像努力的努一样,生命到了充满的最高点,它起飞了。

大鹏鸟的翅膀那么大,那个身子从北极起来,不知几千里,南北极已经被占了一半。然后它两个翅膀一张,东西两半球又给它包括进去了,等于《佛说阿弥陀经》上形容,诸佛说法时,“出广长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现在这个大鹏鸟,飞的时候也是这样。

“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海运可不是报关行,也不是交通部办的。运就是大运,运者动也。庄子没办法,只好造一个名称“海运”。这个宇宙间有一个动力,生命有个动能,这个动能像海一样的大。“运”是转动,这个动能一转动,它的生命非变不可。本来是在北极深海中的一条鱼,一变而变成大鹏鸟,怒而飞。要飞是要有条件的,我们晓得现在飞机起飞时,如果风向不对,风力不对,是会阻碍起飞的。鸟也一样,连人也一样,要飞就要有一个东西,这个东西是什么?这个东西在旋转,宇宙间有个力量,在佛家讲是轮回旋转,这个力量正在动,所以推动了它起飞。飞到哪里?飞到南冥,飞到南极去了,“海运将徙于南冥”。重点要注意“海运”二字,大家往往轻易把它读过去了。

所以后来道家解释修道,佛家和印度瑜珈学派,解释身上的气脉,由海底发动了,要升华达到头顶很难,必须要有个东西帮助,等自己气脉修成就了,就有这个帮助的东西了。

 “南冥者,天池也”,南冥同北冥不同,北冥是地球的根根,南冥是虚空与太空连接处,叫做天池。我们现在科学发达了,世界的科学家都联合起来探险,北极的探险还只有一点影子而已,因为到现在谁也没有搞清楚,当飞机飞到北极上空的时候,指南针失灵了,方向盘也没有办法了,它是旋转的,那就是“海运”。所以飞机到了北极上空,一切都没有用了,都是在边上转一下就回来。科幻小说家说,如果飞机再冒险一点飞进北极去,就会被地球内部吸力吸进一个洞里去了。这个洞像我们身体的嘴巴,一吸进来就从另外一端出去,到南极去了。科幻小说是那么说,中国小说也早就那么讲,同我们身体一样,地球是两头通的。究竟是小说?是科学?还不知道。南极究竟怎么样?现在也不敢说,目前科学也不能回答,只知道一些表面上的情况而已!庄子也只说出来“南冥者,天池也”这么一句话。

“《齐谐》者,志怪者也。谐之言日: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有一本书《齐谐》,是齐国人的笔记小说。齐国人是姜太公的后代,“谐”是专门讲些听来的传奇故事。这本书现在看不见了,庄子当然是看过的,这本书等于我们现在看的《山海经》。“志”就是记载,专门记载古代那些神奇古怪的事情。

庄子说,你们不要认为我吹牛,有《齐谐》这本书为证。这本书上讲,这个大鹏鸟要飞到南极的时候,“水击三千里”,两个翅膀一打下来,海水冲上去就是三千里高空!吓人吧!如果翅膀再提上去六千里高,这样拍翅三十下就是九万里高了,你看这个鸟多会飞啊!水击三千里,然后这个翅膀一打下来,把大西洋、太平洋的海水打上去,我们早发出台风警报了。那么这个鸟呢?自己像飞机一样飞上去了。

“抟”字的写法,好像跟风搏斗。“扶摇”是大风的名字,现在人都给台风取个名字,古代人也给大风取名字,这个大风叫扶摇风,不晓得有多大。大鹏鸟这两个翅膀一打,身子一上去,就起了一个大台风,叫扶摇风,一冲而上高空。这个鸟,在九万里的高空,我们都看不见了,不是我们看不见鸟,我们只看见天气变了,看不见太阳,白天变黑了,太阳被它遮住了。好了!庄子的文章,东一下,西一下,你不信吗?他引一段古书给你听,是自说自话,说他自己的话是真的,不是假的。

“去以六月息者也”,问题来了,这个大鹏鸟比我们享福,六月间,我们还在这个地方研究《庄子》,大鹏鸟放暑假,它到南方去凉快了。这个话,古人听了一定不相信,南方热得要死,大鹏鸟怎么飞到南方来呢?现在人都会相信了,知道南极是零下不晓得多少度,冻得要死。大概大鹏鸟觉得这个世界发烧了,也许北极冰山化了,人类乱搞,它要到南极那个大冰山去凉快凉快。问题是为什么不在五月,不在八月,七月半也可以呀!但它为什么一定要在六月去呢?读书要注意啊!这个六月的问题,学过《易经》的就知道了。就是那个十二辟卦,夏至一阴生,接着是六月。十二辟卦代表一年十二个月,就是代表了地球气候整个的旋转。这个气运的旋转,显示地球及宇宙物理的变化。

什么叫息呢?要注意中国的文字。息不是完了啊!息是成长,所以消息两个字要注意。消是放射的,是消耗,是完了。息是回转来成长,是充电,充了电再放射!所以它六月到那里是补充,是充电。这个“息”跟“消”,两个道理要搞清楚。

我们再回转来看,庄子提出来的,首先是沉潜飞动,说明一个大鱼化成鹏鸟,就是说明了物化的开始,万物都在变化。

在《逍遥游》里,由北海的鲲鱼变成大鹏,向南极飞这个故事开始,最后指明了真正的解脱,证到本体,证到这个道,归到无何有之乡。这等于后来禅宗所讲的“了不可得”、“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同一个道理。在到达了真正的无何有,了无一物可得的时候,才能真正得到逍遥。这是讲到真正的解脱,必须要了解本体,佛学的名词叫法身。真正的逍遥,必须要到达这个法身的境界。所谓法身,也无所谓一个身,只是假定的名称,一个代名词而已。《庄子諵譁》(东方出版社)

关注公众号:先甲三日,免费送南师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