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云高是谁?

一个不要脸的大骗子。

南怀瑾谈义云高,最可怕的就是这类人-守护佛网

我们来看下其他网上是怎么介绍他的。

自封为第三世多杰羌佛,这是被全世界佛教各宗派的法王、摄政王、高僧和大仁波且们共同认证、附议祝贺所确定的第三世多杰羌佛,最高的佛教领袖,并且是从古至今获得最多的认证的大活佛——佛陀。

根据佛教的活佛转世认证制度及佛教史的固有地位,第三世多杰羌佛是金刚总持,总领一切佛菩萨和一切佛教宗派,是佛教的始祖佛多杰羌佛的真身降世,佛教的所有理论和实践,都来源于多杰羌佛始传,每一位佛陀,如阿弥陀佛、释迦牟尼佛等,都是学习多杰羌佛的佛教、佛学、佛法才成为佛陀的,世界上任何佛教的领袖和佛教徒学习的都是多杰羌佛的教导。

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历史上第一位,也是唯一的一位真正实际地展显了显密圆通、妙谙五明的佛陀,因为多杰羌佛是原始第一尊具形象的佛陀,是整个宇宙中唯一的佛教总教主,至于普贤王如来,则是圆成多杰羌佛的法身佛,没有任何形象的如来。

质疑:

义高云的介绍充满了很多第一,历史,唯一等主观词,第一眼看上去很牛逼,但是字里行间经不起推敲的,都是自吹自擂,牛皮上天。

第一点质疑:

羌的原本意思是少数民族。

多杰的意思是多方面的杰出,可是佛基本上是无所不能的,为啥还要特别突出多方面的杰出才能呢?

第二点质疑:

命名不符合规则。

读了那么多经书,从来没有听说过羌佛的,羌是中国古代对西南片区少数民族的称呼,可是佛久远劫来,怎么会用这个字呢?

第三点质疑:

每一位佛陀,如阿弥陀佛、释迦牟尼佛等,都是学习多杰羌佛的佛教、佛学、佛法才成为佛陀的。说这句话的人,连基本常识都没有了,但凡有常识的人都知道释迦牟尼佛才是佛主,怎么变成了多杰羌佛了?这是全世界的共识啊。

信所谓的多杰羌佛,就是误入歧途,走上魔道,耽误终生。

所以以上三点,就可以判断他是自封的佛,让人贻笑大方。

南怀瑾没有直接评价义高云,但是南怀瑾对待这类人的态度是有的,也可以说是对他们的评价吧。

南怀瑾评价

我经常说一般人学佛,别的没学到,满口佛话,一脸佛气。唉呀!那个味道真难受,变得每一根神经、肌肉都跳出来的佛法,你看那怎么受得了!搞久了变成什么?佛油子,把佛法当口头禅就完了!

大家学佛要注意:一个真正学佛的人要很平凡、很平常,不要做怪,不要一脸佛气、满口佛话,一身都是佛油子的味道。我叫这种人是“油子”,变成老油条,何苦呢?真正学佛先要学做人,人都没做好,不要谈佛了。人是很平凡的,不要奇特 。

《老子》里说,“其无正”,不要太正了,正到了极点,岂不就歪了吗?这也就是不要矫枉过正的意思。过正就是过分,就是会歪了。为什么做人不要做得太正呢?“正复为奇,善复为妖”,一个东西偏了,要把它扶正,扶得过分了,又偏向了另一边。

假如一定说打坐、学佛、学道,清净无为就是好的,可是许多年轻人,一天到晚跑寺庙,学佛打坐,而事实上,他们一点也不清净,一点也不无为,更谈不到空。那是自找麻烦,把腿子也搞坏了,不但佛没有学好,道没有学好,连做人也没有做好,学得稀奇古怪。这就是“正复为奇”,学正道学成了神经,就糟了。

“善复为妖”,人相信宗教本来是好事,信得过度了,反而是问题。所以我的老师、禅宗大师盐亭老人袁焕仙先生就说过,世间任何魔都不可怕,只有一个魔最可怕,就是“佛魔”。有的人看起来一脸的佛样,一身的佛气,一开口就是佛言佛语,这最可怕,所以不要轻易去碰这些人。袁老师说这些话是什么道理?意思就是“正复为奇,善复为妖”,凡事太过就错了。过与不及都是毛病。不聪明固然不好,而聪明太过的人,那属于“善复为妖”,就变成妖怪了。

像有些年轻人一来就要行跪拜礼,你有恭敬心一进门就看出来了,打个招呼就好了嘛!不须要来这个,害我还得跪着还礼。你规规矩矩学佛,好过跟我磕头。你成了佛我还来拜你。我一辈子不受人跪拜,因为我受八关斋戒,不坐高广大床,这都是沙弥戒、比丘戒的基本,不坐上位。我讲经白衣升座已是不应该了,所以我一定摆个佛像在前面。你们是拜佛不是拜我,这样一来有人来磕头我也不在乎了。真正大乘道不用装起那个学道的样子,有的人一脸佛相,满口佛话,一身佛气,进了房间把空气都染污了,我最怕这种人。所以,不要搞这么多形式,反而引人反感。

有同学讲电话,跟对方说要“供养”什么东西,我在一旁听了就骂,讲什么“供养”,讲把东西给了人就是了嘛,偏要用“供养”,为什么满口佛话。学佛久了以后,讲起话来就用另外一套术语,这就是学佛不通。大乘菩萨学通了的,嘴里没有这些术语。什么“般若”、“供养”、“布施”、“因缘”都是术语,你跟不懂的人就不能用这套,要用普通的话来讲。很多朋友对我说,来这里跟你聊聊很好玩,可是你那些学生不正常。我说,对!这些学生不正常,满口佛话,一身佛气,非要作个庄严的样子出来不可,多讨厌!所以社会常看我们这一群人是疯子。

学了佛法容易被法困住的,任何一行干久了就有职业病。像我当老师当久了,就爱骂人了,看人都不对劲。我一出去到外面就随和得很,像前一次,人家一定要请我吃饭,还请了教育部的次长作陪。吃完了饭,这位次长对我说,“老师啊!我学了个东西,你终席没有喝过一杯酒,没有吃过一点东西,没有说过一句话。”人家敬酒我也要举杯作个样子,每一道菜我也沾一点就放下了,人家说什么我就说“好,好,是啊,是呀,谢谢”。我决不会像你们一样,摆个道貌岸然的死相,犯职业病。人家恭维我世界闻名,我就说没这回事。说我学问好,我就说我是跑江湖的。说我懂禅,我就说“我只懂馋,来来来,快吃,快吃”。

我一再说,学佛是学解脱,学道是学逍遥,结果很多学佛的人既不解脱又不逍遥。《维摩诘经》里维摩居士告诉我们要解脱要逍遥,怕你被法困住了,所以他跟着说,“此法想者,亦是颠倒,颠倒者,即是大患,我应离之”,你学佛学得满嘴佛话,满脸佛气,那就是众生颠倒。本来好好一个人,又油漆上这么多东西。人生已经被很多绳子捆起来了,结果想解脱这些绳子,又到解脱绳店里买了些绳子,菠菜(般若)啊,金菇(真如)啊,再往自己身上捆。所以说:法想也不对,法想也是颠倒。一念颠倒就是大毛病,还是要丢离。

关于南怀瑾对这些人的态度,详细的可以查看这篇文章《为什么学佛越学越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