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按:徐晋如,深圳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并兼任深圳国学院教务长、深圳市儒家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香港孔教学院永远名誉院长。治学领域主要有三方面:政治儒学、诗词学、京剧学。

徐晋如教授说尊南怀瑾必系文盲,是什么情况?-守护佛网

除了激烈批判南怀瑾外,徐晋如还批判了莫言,说莫言极其猥琐。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前夕,徐晋如在微博上表示:“从没读过莫言的作品,但只要看他长得一张村支书的脸,就知道这人绝不可能写出好作品。”其在莫言获奖后,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表示“莫言的气质非常猥琐,我由此推论其内心也非常猥琐,猥琐的内心不可能写出伟大的作品。”又说:“我没有读过莫言的作品,但对其人的言论倒有不少的了解。他的很多行为尤其是在德国书展上的举动和抄讲话的丑行都验证了我对他的判断:猥琐,极其的猥琐。”

美国准备攻打伊拉克时,徐晋如携手青年学者余杰,共同发表了《中国知识分子关于声援美国政府摧毁萨达姆独裁政权的声明》,引起海内外媒体关注。

尊南师必定为文盲

羊城晚报:台湾作家杨照在微博上说,“被问到台湾有谁能评论南怀瑾,我只能回应:“难啊,他最近二十年在台湾几乎没有读者。’台湾知识界这点评断能力幸好还有。”香港作家廖伟棠也说,“南大师这些事,港台知识界皆知。这就是为什么大师去世一事(2012年)在港台几无反响,因为我们早已不当他大师。”为什么两岸三地的态度如此不同?

徐晋如:台湾、香港与大陆的最大区别在于,这两个地区都未经过暴力革命,不曾被新文化运动和“文革”破坏过,传统文化根基仍在,所以社会舆论对打扮成国学大师的江湖术士,尚有基本判断能力,而大陆文化的根本迭经摧残,早就气息奄奄,就像肉眼凡胎的唐三藏,到了小雷音寺,识不得妖,辨不出魔,以为见到的真是如来佛祖。这实在是中国文化的悲剧。内地很多开口必言南师的,其实很多连他的一页书都没翻过。这些人只是要充空心大佬,让人觉得他不是那么没文化而已。

其实,在有文化的人看来,尊南怀瑾为南师的,必系文盲。

我最早知道南怀瑾,是在刚从清华转学到北大的时候(1995年)。因为我每天穿长衫,有一位同学就说,台湾也只有两位先生穿长衫,一是李敖,一是南怀瑾。李敖的书,也是略翻过数页,就非常反感。过些天正好在万圣书园看到南怀瑾的书,信手一翻,就知道这是一个妄人。

羊城晚报:有资料称,1976年,根据南怀瑾演讲辑录的《论语别裁》在台湾出版,受到狂热追捧,到1988年时已再版高达18次之多;1990年,复旦大学出版社将《论语别裁》等南怀瑾著作引进大陆,同样掀起“南怀瑾热”。

徐晋如:《论语别裁》被浅俗不学之辈吹捧,这能说明什么呢?只能说明南怀瑾命好,碰上一个文化堕落无底的时代罢了。南怀瑾能热得过东京热吗?能说东京热的出品是电影经典么?

一千个无知相加,不等于一点点的有知。我们要看追捧南怀瑾的是些什么人,有没有硕学之辈?有没有研究、践行传统文化的学者?孔子早就指出,大众的评判作不得数,贤士善人的评价才真正有价值。那些在性情和智识上双重懒惰的人,他们的人数再众,也只是一时的趋向,就像流行病发作,改变不了文化发展的路向。

徐晋如批南怀瑾的目的:

自古文人相轻,有一些人就是心胸狭窄,容不得他人过的比自己好,总是认为天下文章自己最好。而且还带有一种清高的优越感,从“信手一翻”,“没读过他的书”“在有文化的人看来”,这些字里行间就能看出一种文人的毛病:老子天下第一。

可是也不想一想,为什么南怀瑾的书能再版几十次,而自己的书却没人读呢?为什么莫言能拿诺贝尔文学奖,自己却拿不到?

没看过莫言的书,说人长的极其猥琐,孔子说的三人行必有我师的话都抛到脑后了?既然是这样,那你信奉儒教,岂不是沽名钓誉吗?

南怀瑾能一言定台湾最高领导人(南怀瑾一句话,李登辉就当了台湾最高领导人),能促进九二共识,逝世了还有总理亲写挽联,这些影响力能有几人?如果徐晋如也有这样的影响力,那他的批评才有参考的价值。否则就像现在一样,小学生也可以批评孔子了,但是这做得了数么?

通过种种推断,我们有理由相信,徐晋如的言论就是哗众取宠,无非是想获得一些关注罢了。正面的影响力肯定是一辈子都无法达到南怀瑾那么高,但是又想出名怎么办呢?只能来骂他人获得一些关注罢了,这是一种跳梁小丑的行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