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间,蒋经国感觉健康状况渐不如前,提名“副总统”人选不宜再拖,令他有些伤脑筋,时任副总统谢东闵年事已高,没有意向继任,刻意培养的孙运璇突然中风,脑中剩下可考虑的省主席邱创焕、内政部长林洋港、台北市长李登辉,他举棋不定,命总统府秘许长马纪壮去找南怀瑾征询意见。1983年的一个深夜,马纪壮亲访南怀瑾,还未坐稳,急忙道:“老师,情况紧急,盼老师指点迷律,您怎样看邱创焕、林洋港、李登辉三个人?”

南怀瑾一句话,李登辉就当了台湾最高领导人-守护佛网

南怀瑾回答:“我跟这三个台湾人没甚往来,说不上意见。”

直到凌晨三点多,南怀瑾没什么再说,马纪壮得不到回答还是不走,此时,南怀瑾去洗手间,马纪壮以为他要睡了,急起来恳请老师赐教,南怀瑾随口回应:“你等会儿!”他的温州人口音,“你等会”在马纪壮听来,变成“李登辉”。马纪壮问为什么是李登辉。南怀瑾没好气随意说,他是农业家,台湾人,没有后台。马纪壮满意离去。

过了一些时间,蒋经国征询黄少谷、孙运璇,蒋彦士、郝怕村意见,采纳了南怀瑾意见,选定李登辉为副总统候选人。南怀瑾的几句话,也由苏志诚传到李登辉,此后,李登辉视南怀瑾为“国师”,遇重要事征询意见。

贾亦赋说的都是实话,南怀瑾不再托辞与李登辉的关系,当晚谈至彻夜不眠,此后再有六次深谈,两人达成共识。最后南怀瑾轻松地说:“我编一个剧本,你们审查。”贾亦斌、南怀瑾经过七次深谈,拟定出初步方案。

1988年4月21日,贾亦斌为南怀瑾带来一位新朋友,中共中央对台工作小组办公室主任杨斯德。

杨坐定后,向南怀瑾表达中共中央与台湾通过和平谈判来解决国家统一问题的意愿。谈到武力问题时,南怀瑾颇激动:“假如你们要出兵,我就回台湾去与你们打仗!”两人连忙说:“不会打啦!小平同志有过批示,要和平解决统一问题。”为了释疑,4月27日再见面时真的带来邓小平手谕:“对台暂时不能出兵”,南表示竭尽全力为两岸和谈牵线。双方各带走一盒谈话录音带。此刻,南怀瑾身份已是台方密使。然而,李登辉听过录音没有动静。此时,北京正发生风波。

1990年李登辉邀南怀瑾回台,9月8日晚,在李登辉官邸书房详谈,南纵论天下及和平统一民族大义,提出具体建言。次日晚间,又谈了两小时,到门口时李问“老师再有甚话”,南说:“希望你不会做历史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