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小时候就知道:「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反正是教导孩子们,读书才有前途,要读书,多读书,自有美娇娘,自会发财。

现在当然大为不同了,爱读书的人越来越少,聪明人都去玩手机和电脑了,哪还有时间看书,大概只有笨人才看书。

可是爱读书也是很多人的嗜好和习惯,尤其美国有人研究认为,看直排文字(如繁体直排)对人的健康和脑力很有助益,大概与看书时头部和眼部的运转有关吧。

我小的时候,出版界不像现在这麽发达,但我属於爱看书的那一类笨人,所以什麽书都看,除了古典名着外,连武侠小说也看,如《蜀山剑侠传》《七侠五义》《小五义》《江湖奇侠传》等等。後来看到近代的许多新武侠小说,其内容似乎都与《江湖奇侠传》脱不了关系(这句话是南师说的)。

小学毕业的,以为也是小学毕业的南老师,也像他们一样,没读过什麽书。现在说出来南老师读过的书,吓一下他们吧。
    
南怀瑾童龄已开始背诵中医药草了,十二岁三读《纲监易知录》。

十三岁至十七岁,自读诸子百家,儒道《易经》等。

十八岁读《四库全书》《指月录》以及道家秘本等。

二十六岁闭关三年,阅全部《大藏经》以及《永乐大典》及《四库备要》等。

三十一岁再研读《四库全书》。

除此之外,南师所看过的中医药书籍,以及笔记小说,佛学经典,道家阴阳命理等不计其数,还有诗词歌赋之类,无所不包。

关於读书,南师是深读,故能融会贯通各家学术,外加对禅门心法所得,对密宗各派的悟解与修习,试问,今日芸芸学者,以及最高学府文科出身的博士中,有如此读书经历的人,大概不多吧。当然今日的博士是学有所专的,有人认为应称为专士比较合理。

南师对诗词修养更超过一般,且更能随机对答唱和。曾在一九六九年赴日文化交流时,当场答和日本唐诗大家,使台湾访问团的教授们,未遭无人会诗之窘境。

所以,南师本身差不多就是一个书库,一个文史哲的图书馆,难怪各方前来请益者络绎於途。南师又通中医之学,故而有问必答,是一个解惑者,但又十分谦虚……南师常引用古说:「未有神仙不读书」,连神仙都还要读书啊。

日昨适逢南师辞世六年之忌日,但见南师旗帜已插遍各地,真伪莫辨,喜忧难言。忆及南师一生孜孜不倦,其诚敬谦让之德,中正恕人之行……忽然,脑海中响起了赵元任那首歌:天上飘着些微云,地上吹着些微风,微风吹动我的头发啊,教我如何不想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