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佛网 开示 南怀瑾:朱元璋为什么要杀年轻时的朋友?

南怀瑾:朱元璋为什么要杀年轻时的朋友?

讲起老朋友来,常听到一些人说,张三当官了,架子也大了。我听见这话就说,不是张三架子大,是你李四不懂事、糊涂。因为张三、李四都是我的朋友,所以我可以这样讲他们,我说我过去的观念也是一样,现在读了很多历史才懂,一般人都骂朱元璋不够朋友,当了皇帝以后,把过去贫贱时的一些老朋友,都一个个杀掉。

试翻开历史看看,是怎么回事?朱元璋当了皇帝,实际上很想念那些当年光着脚板种田,脸上涂了泥巴打架的朋友。他下个命令把这些朋友找来,还给他们官做。这些乡巴佬,到了朝廷,开了会(上朝)下来,和一些大官们摆龙门阵:“这个皇帝算什么?想当年我还打他屁股哩!”专门瞎扯这些事。朱元璋听了,自然受不了。从这里可知朱元璋对他们好,可是这些乡巴佬自己不知道所处的是什么位置。老实说,他们这些人关起来和朱元璋再打一架玩儿,不给别的人看见,也可以啊!但当着许多大臣面前,摆这些龙门阵,朱元璋怎么受得了!不得已只有杀了他们。人生本来就是唱戏,他上了台扮皇帝,你在他后面做鬼脸,他的戏还能演?你扮臣子,你只好跪下来“吾皇万岁!万万岁!”还要叫得好!下面还有很多观众在看这台戏,也要为观众着想。这也就是朋友之道。

同事也好,同学也好,同乡也好,位置不同,做法就两样。尤其要公私分明,谈公事,阶级分明,科长就是科长,科员就是科员,该行礼的就行礼,尽管一肚子牢骚、委屈,下了班找一个地方单独谈,没别人在,这时候恢复老朋友立场,打一架都可以。

《论语别裁》

各位学《易经》要懂得,最重要的是时空的关系,时间不同,空间不同,位置不同,结果也不同。像大家交朋友,你的中学不学,你们是好朋友,尽管打打闹闹没有关系。可是现在他已经当了总司令,你还是少校中校一个,或者他已经当了部长,你还是两毛三的小警官。你不要认为他是你的好朋友,你还过去拍拍他的肩膀,那你就完字下面加一个“蛋”,就完蛋啦!那个肩膀绝不能拍的,这个时候你看到他要鞠躬敬礼了。为什么?“贵贱之等也。”

所以历史上做皇帝的杀功臣,那是必然的。一般人没有当过皇帝,不会懂,人到了某一个位置就不同了。像朱元璋当了皇帝,想起他种田的朋友,把他们都找来,文武百官都一跪九叩,群呼万岁。那些老朋友们,如果心中我认为:朱元璋算什么!那时候我还不是踢过他的屁股!现在你再踢踢看,小心你的脑袋会搬家。这就是“贵贱之等也”。不要以为你们曾经是朋友,时位不同了,朋友也不一样了,位置不同,你就不能当朋友看了。所以学了《易经》,也是蛮滑头的。

《易经系传别讲》

有些人天生的就仁慈。如以历史上的帝王来说,宋太祖赵匡胤就天生的仁慈。一部二十四史,几乎没有一个开国皇帝不杀功臣的,只有赵匡胤杯酒释兵权,成为历史的美谈。等于是坦白地说明了,他手下这些将领,在起义当时,都是他的同事,当时他只是宪兵司令兼警备司令这一类的官,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同事们把他捧起来,当了皇帝。后来他想也是很难办。

我们看了一部二十四史,做领袖的确很难,我们常说朱元璋刻薄,杀的功臣最惨,如果人生经验体会得多了,到了那种情况,也真没有办法。朱元璋本来很好的,当了皇帝还念旧,把当年种田的朋友找来,给他们官做,可是他们在朝廷里乱讲空话,把当年小时候打架踢屁股的事都说出来,说一次还不要紧,常常说,连其他的大臣都受不了,只有宰了。不要说当皇帝,很多人上了台以后,一些老朋友、老同学,来了一起做事,也一样以老同学关系,在公开场合说空话。

所以赵匡胤当了皇帝以后,一些同时打天下的人,恃宠而骄了,使赵匡胤没有办法,只好请大家来吃饭。酒喝多了,饭吃饱了,他对大家说,皇帝这个位置不好坐呀!大家说,这有什么不好坐,大家拥护你到底。赵匡胤说,你们当时把黄袍替我穿上就逼我做皇帝,假使有一天,别人也把黄袍替你穿上,又该怎么办?这一下大家明白了,站起来问他该怎样才好,一定听他的。于是赵匡胤说,大家要什么给什么,回家享福好不好?大臣们只好照办。这就叫做杯酒释兵权,所以没有杀过功臣。这是研究赵匡胤的这一面,他确实很仁慈。

《历史的经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守护佛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ouhufo.com/kaishi/18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