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女问维摩诘:我等云何止于魔宫?”于是一班魔女问维摩居士,我们跟着魔王回去了,今后怎么样在魔的境界里修行菩萨道?要注意!这是代表我们问,不管在家出家,在这个世界上就还在欲界中,饿了要吃,冷了要穿,病了要吃药的,一切都是魔境界。人怎么样在魔境界里修行?不在魔境界内修,不叫修行。 

“维摩诘言:诸姊!有法门名无尽灯,汝等当学。无尽灯者,譬如一灯燃百千灯,冥者皆明,明终不尽。”维摩居士回答,有一个法门叫作无尽灯,你们要学。什么叫无尽灯呢?譬如一个灯,一支蜡烛,可以点亮千百支蜡烛,一千一万支都点得亮。只要点亮了,光明永远不尽。这个道理就是无尽灯。维摩居士继续说,各位大姊回去吧,在魔宫里修法,就是修无尽灯法门。这个道理有两个意义,第一个意义,真正的佛法在世间,不一定要出世,在这个世间留着一点佛法种子的光明,影响更大。所谓一灯可以点亮千万灯,“心灯无尽”就是这个道理。第二个意义是内在做功夫的,只要我们自己心中明白了,即使在魔境界也是好的道场,这个痛苦的世界就是西方极乐世界,还去哪里找个清净道场?这里就是了。所以一灯可以点燃百千万灯,只要一点灵光不昧,随处都是道场,魔宫里正好修行。

没有魔的地方是不能修行的啊,没有魔的地方你修行修不成的,因为你不需要修行了嘛,对不对?没有魔哪需要修行?譬如夫妻相处,互相是对方的魔,在这里受得了、空得了、悟得了就是修道。家庭中各分子在一起都是魔,你磨他,他磨你。有好魔的,大家相亲爱的,这个魔是看不见的。不好的魔呢,天天吵,吵死为止。修行在魔宫里修,是大乘道,在魔法里打得过,才是成就。修道人经过一层魔障,就跳过一层道业。俗话讲,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你能跳得过一丈,就更厉害了。 

“如是,诸姊!夫一菩萨开导百千众生,令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于其道意,亦不灭尽,随所说法,而自增益一切善法,是名无尽灯也。”你们在魔境中修法,要把自己点亮,把智慧打开,你就是一盏心灯,在这个世间可以开导教化一切众生,可以影响多少人,都能够发无上正等正觉心。一盏灯点亮了,可以分灯千百万盏。一个菩萨自己悟道了,可以教化人家,不但对自己没有损害,自己的道理越布施出去,智慧越增加,这个道理就叫无尽灯,你们同学就要学。我这里给你们讲明,因为你们不亮,你们虽然也是灯,是熄灭的灯。 

我从上个礼拜起,喉咙不舒服,发声困难,好多同学就劝我休息一阵子不要讲课了。但是我不肯停,因为同学们要学啊!还管它有没有声音,照样要它讲出来,这要点本事的啊!我吃了一大堆中药西药,一点用也没有,只有不理。学佛的人,牺牲自己照亮别人,所以我不肯停,还不是讲下来了!这是告诉你们,不要自私,不要为名,不要为利,只有一番弘扬佛法的心,不要管自己,你充其量讲死了嘛!假如在这里就是讲死了也蛮好的,你们把油漆一漆,打上防腐剂,就算肉身不烂,还可以给你们卖门票收点钱,也不错,对不对?不要当笑话,就要下这个决心,无私无我,倾你所有布施出去,没有什么艰难的。学佛修道就是这么一条路子,这就是无尽灯。我看你们来学佛学道,年纪轻轻,非常照顾自己,又懒,又不肯助人,但要求起别人却非常严格,看看这个不对,那个也不对,觉得别人都不是圣贤,难道你就是圣贤吗?我看你是剩闲,是剩下来没有用的闲人,有你也不多,没你也不少的人。你们在家里、在社会都要帮助别人,牺牲自我没有要求,就是无尽灯的道理。当然要点亮了自己,这也重要。 

“汝等虽住魔宫,以是无尽灯,令无数天子天女,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为报佛恩,亦大饶益一切众生。”所以维摩居士对魔女说,你们回魔宫去,以这个道理去修持,自己作一个照亮的明灯,影响无数天人天女都发无上菩提道心,这样才是报佛的恩。什么是报佛恩,就是大大地利益一切众生。 

一般学佛修道人的作法,铁青着面孔教训人。维摩居士就在魔境界里游戏人间,你们千万不要带着一个宗教徒那副死相,大菩萨道要度一切众生,魔就不是众生了吗?外道就不是众生了吗?你就度不了吗?你把他们排开了,那你还算是菩萨道吗?他是坏人更要照亮他,你这个灯就要点啊!所以佛法修道在世间,不在出世间,就在魔道里修佛道,成就了才是真佛道。

《维摩诘的花雨满天》

平常有人问我,你这么大的年纪,还忙些什么呢?我只有对之苦笑,实在说不清楚。因为一个真正立心做学问的人,实在永远没有空闲的时间。尤其是毕生求证“内明”之学的人,必须把一生一世,全部的身心精力,投入好学深思的领域中,然后才可能有冲破时空,摆脱身心束缚的自由。这种境界,实在无法和一般人说,说了别人也不易明白。  

任何众生一有了生命,就由根本业力带来了我见,见是观念。如果这个见能够解脱,就差不多了。学佛的人讲无我,都要别人无我,自己还是有我。无我还先别讲,能忘身,忘掉自己身体,就很难了。我每天很忙,有时疲累到了觉得头和脚位置都颠倒了,累到这样程度,晚上还要来这里上课。我是随时准备下一秒钟就倒下去的,充其量走了,根本把身子丢开了,死在医院和死在路上差不多,也不是差不多,是完全一样。该做什么事就要做到死前最后一秒钟,把身忘了,你就没有事了。所以一切烦恼痛苦是由身而来,老子说:“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身体这个障碍是非常大的。还不要讲身子,要你牺牲一点点利益为别人,恐怕都做不到。很多学佛的人,故意逗他一下,要个他喜欢的东西,他马上就没有道了,变成了阿修罗。

真正修行修定的人在任何环境都做到不受干扰。我这样做是因为时间不够用,所以喉咙不舒服也不管,什么都不管,学佛者当如是也,这个身体属于大家的,用完了就拉倒,这就是慈悲喜捨的捨,以身供养,把自己身体每一个细胞都佈施供养出去,以这样的精神才能说是修行。我还做不到,不过那么吹而已。像主持一个禅七,因为七天里每一个人的一切,包括每一双眼睛、每一个心理我都要观注到,所以七天一搞下来我一定是大病一场。现在年纪大了,偶然来一次的。有些老同学担心得不得了,“老师啊!你行吗?”我自己也不担心,管它呢!上了法场还怕杀头,那有什麽办法,谁叫你学这个东西啊!

像最近,白天把跟你们的这些事做完了,回去差不多十二点了,再看些资料就到两三点了,然后开始写东西,一直到天亮六点钟,睡一会儿,很快就又起来了。事情很多,从来没有松懈过。你以为,我每天来这里,只是陪大家聊聊天啊,在我认为,这不是聊天,我是在方便度化,我都在点你们。这对我来讲并不是什么高兴好玩的事。每天,我都要见许多不想见的人,听许多不想听的话,讲许多不想讲的话,做许多不想做的事。所以,你们平常生活就要严肃精进,平常修行就要把自己管理好了。不管你是修儒家,道家,什么家的,就是做个普通人也应该如此。其实,这样做都会回向你自己,都会成为你自己的磨炼和功德。

《原本大学微言》《维摩诘的花雨满天》《南禅七日》《现代学佛者修证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