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大家处在工商业发展发展的社会,个人的人生观很重要,这是我必须告诉大家的。我现在感觉到,中国的社会非常奇怪,这个演变,将来怎么样?我不敢想象。今天全世界,尤其以中国社会做代表的话,将来的社会,没有婚姻家庭制度了。知识越普及,家庭观念越淡薄。尤其国内只生一个孩子,非常娇贵。我在美国的时候,常常跟美国人讲笑话,我说你们非常傲慢,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中国有句老话,“国清才子贵”,一个国家社会安定了,知识分子有学问的,变成名士,就贵重了。“国清才子贵,家富小儿娇”,家庭富有了,孩子就骄傲了,教育就成问题。

当年,我在大学上课,我这个人有个不好的名声在外,就是骗人的名声。一上课,本来说八十人,结果来了一百多人,走廊、窗外都是人。讲课的时候更奇怪了,一班八十几个学生,六十几个都是女的。哟,我说你们这些女孩子是考取了哲学系的吗?要不然就是联考考取了随便分发过来的。世界上学什么都好,就是不要学哲学。哲学是“疯子”的学问,学了哲学,人会“发疯”的。再不然学会了以后,只好到街上看相啊,卜卦、算命用的。我说你们怎么搞的,学起这个来了!希望你们做一个贤妻良母,你们上大学了,乘年轻赶快谈恋爱,早一点结婚,不然大学毕业找不到老公的。因为大学毕业要找一个硕士丈夫,硕士要找博士,东选西选,将来种田郎都找不到了。那个时候,几十年前,我已经看到很严重了,现在更严重了。

你看中国的家庭伦理,对不起哦,现在的女同学们女同志们,都不会做饭做衣服,但是如果男的不会做饭的话,连老婆都讨不到。所以馆子越来越发达,没有家庭生活,社会问题就来了。这是这个时代的趋势。

人为什么要成立家庭,要结婚?我常常说,好好地谈恋爱,慢慢地结婚,谈恋爱时都很好,一结婚常常出问题。中国古人教你夫妇之道,有一句话“相敬如宾”,“宾”就是客人。客人来了,明明家里正在骂“你妈的、你娘的”,看到客人来了,嘴一咧:“啊,你好啊,请坐啊。”这叫对待宾客。夫妻两个相敬如宾,都要保持一个距离。谈恋爱的时候,决不说真话的。所以西方人讲:“误会了就结婚,了解了就离婚。”结婚了以后,说了真话,完了。相敬如宾,就是我当年在台湾看到的,公共汽车后面写的两句话:“保持距离,以策安全。”这叫相敬如宾。

讲到价值论,包含人生的意义,人生的价值,或者是结婚的价值,或者生儿子的意义。我也告诉人家,中国民间有个传统:“儿女如眉毛”,有些人现在不生孩子,我说也好。这是中国文化的另一面。中国民间讲:“无儿无女是神仙,有儿有女是冤家”。可是我不敢讲啊!人家说,“你四代同堂,子孙满堂,你叫人家不结婚!”所以我没有资格讲。“儿女如眉毛”,这个眉毛生在脸上一点用都没有,可是没有它不好看。“兄弟如手足”。兄弟是很重要的,如手足。“夫妻如衣服”,可以换的,哈哈!你讲中国文化的反面,这些都是旧的文化里的好东西,他里头都是哲学问题,是价值论的问题。

现在我发现男女受了教育,对不起啊!女同志们请原谅!尤其女同志们受了教育以后,既不能做贤妻,又不能做良母,连饭都不会做,都要吃馆子;要找老公的话,老公不会洗衣服做饭,是不能嫁的。这个以后怎么办?所以我常常告诉人,今后的社会没有家庭制度,没有夫妻生活。受了教育以后,除了向钱看,领高薪享受以外,不愿回到自己的家乡,为家庭有所贡献了;包括我们在内,也是这样。这是几十年经验的反省。

摘自《南怀瑾讲演录》

我讲哲学的道理,人家说,社会是进步的;我说,很难讲,以工商业发展来讲,社会在进步,以文化,以精神文明来讲,一代一代在退步。现在是工商业越发展,人文道德越衰落,以后更严重了。所以我在国内现在提出读书无用论,教育也无用,改变不了人。而且,整个的世界将没有家庭制度、没有婚姻制度,男女不要结婚了,大家交交朋友拉倒。

像你们说的,“结婚是错误,生孩子是失误,离婚是大彻大悟,离婚再结婚是执迷不悟。”就是这个样子。像你们都受了高等教育,会做饭吗?会做菜吗?那是电锅做饭!这些基本的生活,越来越不懂,所以馆子越开越多,吃饭在馆子,洗澡在堂子(洗澡堂)……现在也是“五子登科”啊!以后就是这样的。

摘自《南怀瑾与彼得·圣吉》

齐家之道是最主要的,要有好的教育。但要做到齐家是非常难的,我预言过,二十一世纪起,不止中国,整个世界都没有婚姻制度了,将来都是拍拖一下就好了,没有家庭了。

齐家之道在女性,因此一个家庭要有一个女性主持。不止中国,你看十九世纪以前,西方的法国、德国、意大利,还有美国、英国等等也都有好主妇啊,可是儒释道三家,以及天主教、基督教都是重男轻女的,包括佛教在内。佛教说女人不能成佛,我不认同,佛经上明明说过有女人成佛的啊!又说女人不能出家,我也不认同;即使释迦牟尼佛现在再来,我还可以跟他讲,这个怎么搞的?你可以方便说,但不要搞错了。

诸位,现在整个人类社会已经在变了,时代女性受了教育以后,所谓“男主外,女主内”做不到了,贤妻良母也做不到了。未来没有家,也没有夫妻制度,生活都乱了。所以讲女性的教育,与带孩子的关系问题,实在太严重了。

中国的诚意、正心、修身、齐家就是社会问题;中国过去讲齐家,这个家就是社会耶!譬如南家、李家,几代下来都不分家的啊,所谓五世同堂,一个家族的成员有上百口,再加上姻亲也是上百口,扩展开来就连结成社会了。所以齐家是很难的,这个“家”讲的不是两夫妻小家庭的观念。我也常常告诉现在的中国人,现代人几乎没有家庭制度,连小家庭制度都快没有了,男女关系也是需要讨论的问题。

摘自《二十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