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活着只有两件最难办的事,如孔子说的,“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佛家、道家、儒家都讲这个问题,人生两个大欲望,一个吃东西,一个男女关系。现在社会的消耗太过,饮食男女没个规范,社会的风气实在太乱了,太糟糕了。当然,政府有责任;但是不能完全推给政府,社会上人人自己有责任。

那么人生的目标,有钱就为了饮食男女吗?这要搞清楚了。古人有一首诗,我把它改了一改,不是我有意改的,改了使大家比较容易了解:

世事循环望九州,前人财产后人收。

后人收得休欢喜,更有收人在后头。

“世事循环望九州”,世间的事情就是轮回的,都是回转,跟圆圈一样循环的。望九州,中国上古把全国分为九州,是没有三点水的州,世界也分九洲,这是有三点水的洲,现在世界分为八大洲。

“前人财产后人收”,前人发了财,钱财永远是你的吗?不会的,会到别人的手上去。后人有了财产你也不要高兴,更有后面人在等着接收你的(众笑)。你不要看,这九十年来商业行为,由倒爷的社会开始,到现在乃至发大财的,你仔细研究研究,多少人起高楼,多少人楼坍了!我看了九十多年,看得太多了,不管官做得多么大,财发得多么厉害,最后都没有了。

世界上所有的财富银钱,在哲学的道理上来讲,是“非你之所有,只属你所用”而已。从出世法的观念来讲,刚生下来的孩子,这个手都是握着的,抓着的。你们生过孩子的人都注意啊!如果手不那么握着是不健康的。婴儿躺在那里,两脚是蹬到的,好像拼命向前面跑。这样跑啊抓呀,到什么时候放呢?殡仪馆的时候放了。

所以“后人收得休欢喜,更有收人在后头”,人就这样,就是不明白财富功名,连这个身体、生命,都非你之所有,只属于你所用,这个原则先要把握住。懂了这个道理,就要好好安排自己的财富,考虑如何对人类做贡献。有人说他也做了贡献,搞了基金会了,很多地方也捐了钱。你是不是为了逃税啊?还是为了求名啊?(众笑)如果有逃税或者求名的夹带心理,这个好事就不纯粹了,大有沽名钓誉的成分了。

所以,我常常说,你们大家只学西洋的经济学,但很少学中国的经济学,更没有研究过释迦牟尼佛的经济学。我说如果你懂了释迦牟尼佛的经济学,就真懂得经济了。释迦牟尼佛说,财富是靠不住的,不属于你的,只是给你所用,不是你所有,任何人赚的钱,第一是官府收税,第二是有盗贼抢你或骗你。佛经上是王贼并称的,皇帝是合法的盗贼,盗贼是不合法的皇帝,所以!赚的钱先要扣掉王贼这一份;万一碰上个水灾、火灾又扣掉一份;还要花在父母儿女、六亲眷属、朋友等等的身上一份,再一份花在健康、疾病上。

相对最后一份可以自由做主的,也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并非你真正所有的,只属于你所用,最终死的时候还是两手空空,这样一摊,光屁股的来,光屁股的去,躺在殡仪馆里交白卷(众大笑)!就是这么一回事,所有人的财富道理都是这样。

摘自《二十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

中国古代儒家文化四个字:“养生送死”——一个孩子生下来,这个生命,怎么把他养到十八岁、成人了,再放手。这一段是一个很大的教育任务。然后,这个人生命老了,怎么安详地回去。这就是所谓的“养生送死”。中国几千年法令是根据“养生送死”这个思想教育出来的,孩子不养父母的话,马上送到法官那儿,法官立刻判死刑,有这么严重的。这个是中国,并不是讲西方的。所以我有这种经济学观点产生,一个人赚多少钱、要分成多少份,从他开始做事,养父母一份,养孩子一份,先要分配好,不要等社会国家来办。所以这个问题很大。

再顺便告诉你们个知识,我也常常讲释迦牟尼的经济学。他说人一块钱只能用五分之一。那其它四份呢?第一个是政府,占了一份。第二个就是社会,天灾人祸、福利事业这些的。第三个是疾病,自己生病。第四个是眷属,自己兄弟姊妹啊、父母啊、孩子都有份。所以一块钱,自己只用到五分之一。而且佛说,这五分之一是为你之所使,只有使用权,没有占有权。因为财富不能占有,无法占有,它是空的,会变去。所以你把东方的释迦牟尼思想和儒家思想配合起来,一个新的社会观念、政治思想就出来了。

摘自《南怀瑾问答集》

“富无经业,则货无常主,能者辐辏,不肖者瓦解。”

《货殖列传》这几句话千万记住!我看司马迁人生的学问都在这里。“富无经业”,怎么样发财没有一定的,也没有长久的,哪一行、哪一业不一定,最后是靠你的智慧,不能说哪一行对,或者可以一直发达下去。

“货无常主”,财富不会永远属于你的。我也常常告诉大家,财富是个什么东西?拿哲学道理,尤其是佛学的道理讲,财富属于你的所用,不是你的所有。你一生再多的钱,只有临时支配的使用权,并不是你的所有,而且只有你用到、真用得对的,才是有效的,否则都不是。我们从妈妈肚子里出来,两手空空的,最后还是两手空空地走。孩子生下来,这个手就是抓着,大指头放在里面。人一辈子都是抓,光着屁股来,什么都抓,到死的时候放了,这就是人生。

所以我常常给大家讲,有一个经济学你们没有看过,释迦牟尼佛的经济学。释迦牟尼佛他讲一个原理,他说这个钱啊,你只有五分之一的临时支配权,有五分之四不属于你的,财富多的也一样。

他说第一份要给政府;第二份是盗贼的,骗你、抢你的、偷你的钱;第三份属于你的疾病;第四份属于你的家人、兄弟、朋友。除了这个以外,你只剩下五分之一。这五分之一,还并非你的所有,只是你临时可以支配使用而已。我说他的经济学最高了,其实那五分之一也要自己真正用了,而且用对了,才是有效的。又有一说,世间财物,为五众所享,“王、贼、水、火、恶子”。

司马迁这里没有讲得这么深刻,但是他讲“富无经业,货无常主”,要注意,不会永远属于你的。所以中国古人说:“富不过三代。”依我这八九十年的经验来看,三代都不会,富不过二代的很多。一下子就变了,没有了。所以“能者辐辏”,有能力的就赚来,其实不仅仅是靠能力或劳苦,还要其他很多因素凑拢来,像车子的轮子一样,一条一条辐条凑拢来。“不肖者瓦解”,能力不够了,或者其他条件不行了,一下就没有了。

摘自《漫谈中国文化》

我的经济思想不同,我经常告诉年轻朋友,你们赚了钱吗?做生意发财,这个月赚了五十万。我说在口袋里吗?在银行,我说那不算赚,我认为钱放在口袋里都不算我的;算不定掉了,或者给扒手扒了,我说我赚多少钱,是用多少钱,把钱都用了才算是我赚的,放在银行都靠不住。因为我有经验,我年轻的时候,正碰到北伐,我们家里的钱放在银行,北洋政府被打垮了,银行也变了,钱也没有了,所以说银行也靠不住。铁柜也靠不住,会被小偷偷走,放口袋会被扒手扒走;反正很麻烦,出门还要摸一摸口袋,告诉扒手,我这里有钱!这个好麻烦啊!

所以我的原则是把钱用掉,我用多少钱,那才是真赚了。这也就是说,我们要使用它,我们有这个权利使用,如果钱放在口袋里,或者永远包起来,我的使用权利没有了嘛!这样是天下笨事,我始终不干;所以我认为自己还蛮聪明的(众笑)。 

摘自《庄子諵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