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朱过宋东之于逆旅,逆旅人有妾二人,其一人美,其一人恶;恶者贵而美者贱。”杨朱这个故事,说明一个道理,其实古今中外都有这些事。杨朱有一次到了宋国,住在旅馆。逆旅就是旅馆。这个旅馆的老板有两个小太太,大太太不算。这两位小太太,一个漂亮一个丑,可是这个老板喜欢那个丑的,不喜欢那个漂亮的。

“杨子问其故,逆旅小子对曰:“其美者自美,吾不知其美也;其恶者自恶,吾不知其恶也。”杨朱越看越奇怪,就问他什么道理,这位老板说,这个漂亮的,是她自以为漂亮,我没有觉得她漂亮;你们认为这个丑的,我没有认为她丑,我认为她可爱,就是这样。所以人与人之间,美丑、是非、好恶没有标准,都是根据心理的变化,很难断定。真正的是非有没有?形而上是空的,形而下都是根据情绪变化而产生的个人不同观点。

常常有些同学同我开玩笑问,老师觉得电影明星哪个漂亮?我说我几十年不晓得哪个叫做漂亮不漂亮。因为说实在的,我看到喜欢就漂亮,不喜欢就不漂亮,这个没有标准的。他们以为我讲假话,我是真的,依我的看法,漂亮固然漂亮,很丑陋的人或者东西,你仔细一看,也会很漂亮。古人有句话,“牌打一张,色中一点”,四个人上桌打牌的时候,每一个都有赢钱的希望,也都有输钱的可能,不晓得哪个会赢,突然一张牌“碰”糊了,都是我赢了,牌打赢了就靠这一张;色中一点,你说这个人什么都漂亮,刚好这里有一个疤,唉啊!越看越美,就是这个疤,真是没有办法。

我常讲我一个朋友很有地位,他的太太也很能干,就是缺一个牙齿。我们常常看到她,某某大嫂啊,你把这个牙齿装起来吧!多不方便呀!是啊!是啊!讲了十几年,后来大家都老了,我告诉她先生,我说你这个太太,我们都希望她把这个牙齿装起来,讲了那么多年。他说你不晓得啦,因为我喜欢她缺一个牙齿,当年她读大学的时候,我拼命追,就是为了她少这个牙齿,假使她牙齿装好就不漂亮了。就是中国人的一句话,“牌打一张,色中一点”,打牌的时候一张打出去,满盘都赢了。那个人漂亮不漂亮,“色中一点”,别人看是最丑的那一点,他就喜欢那一点。听起来这是一个笑话,但也是人生的大道理。

摘编自《列子臆说》《南禅七日》

南怀瑾讲男女关系,爱恨都极端-守护佛网

“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既欲其生,又欲其死,是惑也。”譬如领导人对部下,或者丈夫对太太,都容易犯一个毛病。尤其是当领导人的,对张三非常喜爱欣赏,一步一步提拔上来,对他非常好,等到有一天恨他的时候,想办法硬要把他杀掉。男女之间也有这种情形,在爱他的时候,他骂你都觉得对,还说打是亲骂是爱,感到非常舒服。当不爱的时候,他对你好,你反而觉得厌恶,恨不得他死了才好。这就是“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

爱之欲其生的事很多,汉文帝是历史上一个了不起的皇帝,他也有偏爱。邓通是侍候他,管理私事的,汉文帝很喜欢他。当时有一个叫许负的女人很会看相,她为邓通看相,说邓通将来要饿死。这句话传给汉文帝听到了,就把四川的铜山赐给邓通,并准他铸钱(自己印钞票)。但邓通最后还是饿死的。这就是汉文帝对邓通爱之欲其生。当爱的时候,什么都是对的,人人都容易犯这个毛病,尤其领导人要特别注意。

孔子说:“既欲其生,又欲其死,是惑也。”这两个绝对矛盾的心理,人们经常会有,这是人类最大的心理毛病。我们看这两句书,匆匆一眼过去,文字上的意义很容易懂。但详细研究起来,就大有问题。所以我们作人处理事情,要真正做到明白,不受别人的蒙蔽并不难,最难的是不要受自己的蒙蔽。所以创任何事业,最怕的是自己的毛病;以现在的话来说,不要受自己的蒙蔽,头脑要绝对清楚,这就是“辨惑”。

譬如有人说“我客观的说一句”,我说对不起,我们搞哲学的没有这一套,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客观,你这一句话就是主观的,因为你说“我”,哪有绝对的客观?这就要自己有智慧才看清楚。这些地方,不管道德上的修养,行政上的领导,都要特别注意。“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是人类最大的缺点,最大的愚蠢。

摘编自《论语别裁》

“偏情一往”,人只要感情有了偏见,形成了主观,“则丑者更好,而好者更丑也”。虽然别人都觉得那个人很丑,他觉得好,越看越漂亮。如果对这个人感情偏见一来,或者意见不合,就是长得再漂亮,也愈看愈讨厌;大概男女之间、夫妇之间、朋友之间,都有这个经验。中国人有一句俗语,“牌打一张,色中一点”,漂不漂亮并没有一定的标准。当两人感情好的时候,愈看愈漂亮,骂他侮辱他,他还觉得对他好呢!等到感情有了偏见,你对他好死了,他还认为你想害他。就是这个道理。

摘编自《庄子諵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