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按:今年(1997年)八月廿四日,首愚法师和设计十方禅堂的沈建筑师(沈英标)以及十方禅林执事和护法一行人,前往香港再次向南师怀公请法,因为特别讲求功能性的十方禅堂建筑在艰辛中完成了,现在则是大众面临一个奋进克难的修行起点,我们需要明眼善知识的策励,或棒或喝,若饼若茶,皆愿恭谨信受奉行。 以下是南师与首愚法师的讲话。

南怀瑾对十方禅堂培养佛法人才的嘱咐-守护佛网

首愚法师:老师、各位法师、各位道友,我跟老师的因缘讲起来已经有二十多年了。记得民国六十三年(1974)老师到佛光山讲中国禅宗与丛林制度,我印象非常深刻。那时老师谈到中国禅宗,命如悬丝,我心想:有这麽严重?但对此话印象非常深刻。大概到了那年年底,老师到佛光山主持禅七,我本来以为要找禅宗老师可能找不到了,但是,竟然很幸运地能找到老师。老师虽然现在家身,但确实是明眼善知识,尤其明通禅宗心法。我那时虽然还是似懂非懂,但很高兴总算找到眞正明眼善知识。其後我在佛光山先後闭了四次关,闭关期间每天都记日记,一个星期或十天一次寄来台北请老师批示。不管用功过程我有什麽问题或看法,老师都批示的很仔细。其中,我从《六祖坛经》有一个想法:要中兴中国禅宗,应该先从恢复丛林制度着手。所以我於闭关当时发愿:希望我将来有能力来恢复中国丛林制度。这是我当时的愿力,我也在日记中如此向老师报告。

在佛光山闭了四次关以後, 民国六十八年(1979年)我正式上台北跟着老师,协助老师筹建十方禅林,跟着老师修习佛法,打过多次禅七,并又闭关多次,受老师影响良多,也由於老师的栽培,多年来才能在台湾及海外主持打七。个人比较笨拙,十几年来本着「重现唐宋古风,创建现代禅林」的愿力,一步一脚印慢慢走过来。现在我们新的禅堂终於建成,当初也是老师给我们的启发与多次指导,和专家精心设计,今天才能顺利完成,因此非常感谢老师。今天和沈建筑师等人来拜望老师,一方面要谢谢老师,另方面也希望老师为我们开示,增加大家为发扬丛林修行生活而努力的福慧因缘。

南怀瑾:刚刚法师讲的一番话十分谦虚。我在台湾几十年,碰到从智法师(即首愚法师,我是叫惯了他原来的名字 )到今天,台湾整个的文化很令人忧心。宗教方面的问题很大,不过,在佛法的修行上,我总还看到从智法师,几十年修行不变,这是眞话。我当面对他要求严厉,背後常常赞叹他。他立志出家,发心修行,几十年来到现在,正如他刚才自己所讲的,出家立志走禅宗路线,发愿要恢复唐宋禅宗丛林制度。这个理想,一句话:数十年如一日,没有变。 不过,时代迁移,当然不能够回到唐宋那个农业社会,但是他宗教行持的中心思想和所发愿力,以及行动是非常值得钦佩的。

他一直想要在台湾修禅堂,我一直叫他不要做。禅堂容易修成,禅堂内,谁来修禅啊?将来禅堂一个外形摆在那里,却没有人在里面修行。修建禅堂是希望造就佛教禅宗未来的人才,下一代的祖师。但是现在中华文化的演变,眞的发心专心修行参禅,或修行佛法的人,不管在家、出家,在我说啊,没有看过一个人。我也经常告诉从智法师,只有二个人眞正参禅修行,一个已经死掉,一个还没有投胎。你看我在讲这个笑话,是很痛苦、很伤心的。

从智法师坚持他的苦心、志愿,现在禅堂修成功了,但是未来如何,我就不敢说了。希望国家民族的文化运气好,国运昌隆,希望佛祖加庇,使佛法能够宏扬。前几年从智法师也看了厦门南普陀寺的禅堂,这是李素美他们发动资助盖成的,我在那里打了一次七(注:南禅七日),由妙湛老和尙带领。我一进去那禅堂,就发觉大家虽然很花心血,但仍不尽理想,比如分成几层楼同时打七,上面一层同时坐有几百人,下面也有人,我很担心中途出现状况,总算佛菩萨加被,七天下来平安无事。

禅堂的设计重在功能,要面面俱到,若只有一个漂亮的外形在那里,那很可惜。因此,从智法师几次跟我说要修一个现代化的禅堂,我的理想认为,一个现代化的禅堂,除了讲究光线、空气、现代化的音响设备,以及电脑设备等等,都要加上去,将来怎麽演变不知道。修建这个十方禅堂,从智法师和沈建筑师为此跟我见了很多次面,沈建筑师非常辛苦,他要我告诉他一些理念,而他自己也亲自到大陆各个大寺庙观摩、考察。如今禅堂修成了,我虽然没有去看过,不过他们把录影带送来给我看,看了以後,是够现代化。说到现代化,所谓「现代 」,今天以西洋的年代来讲是一九九七年的八月底,这个现代可算眞的现代,三十年後,它还合不合「现代」之意,就不知道。

我希望法师今後在这个禅堂里面能做到:一、完全参禅没有人,当然从智法师志在禅宗,他现在用的也是禅宗的方便法门,同时也在用我敎他的准提法,本来一切法皆是佛法,没有差别,但是这个禅堂我希望不要走纯参禅的路子,也不要走密宗的路子,现在密宗问题太大,这话不是批评,而是感叹!最好是「禅净双修 」,以禅宗的禅定和净宗的念佛法门配合来修。希望一切众生发愿,至少即生不能成就,也能往生极乐世界,他生来世继续修行。

二、希望法师提倡念佛法门。念佛即是参禅,参禅即是念佛。其实现在没有眞正的禅,只晓得拿到禅宗自宋、元至明朝以来的一个「话头」,「念佛者是谁?」以为这句话头就是禅,其实完全错了,这叫参禅、参话头。这个话头包括净土法门, 你一边念「南无阿弥陀佛」, 一边在观心;所念的是「阿弥陀佛」这句名号,能念的这个是什麽?这就是参禅。 以「禅净双修」的路线,规规矩矩的,不跟旁人比较, 也不怕旁人批评。

三、禅林的每个人:心胸要打开。我常常提醒你们,你们早晚课诵,念到,「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 这归依僧的底下怎麽念?归依僧——「众中尊」!在人类大众里面最高尙的,是人天导师的资格, 要「统理大众,一切无碍」。所以眞正说来,出家人,比丘也好,比丘尼也好,比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如总统、主席、国王)还要心胸广大才行,这才能统理大众一切无碍,而为佛教培养人才。像从智法师在修行上、在培养人才的理想上,能够做到专心一志的,没有几个人,这是一个很好的榜样。

你们现在有一个禅堂,这个道场将来能不能开展,能不能训练出人才来,是一个大考验。现在学佛、学道、研究禅的人愈来愈多,但也愈来愈有问题,专心一志眞修行的精神少有,所以这个禅堂固然修成,将来若是「 门前草深三尺 」,有什麽用?所以这里大家要先深思, 好好在推展工作上用心,眞正发大心去弘扬佛法。

(发表于《十方》杂志第十六卷第一期一九九七年十月出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