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的诗说:“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这也是从人生经验中体会得来,的确大半是如此。屠狗辈就是古时杀猪杀狗的贫贱从业者,他们有时候很有侠义精神。历史上的荆轲、高渐离这些人都是屠狗辈。虽说是没有知识的人,但有时候这些人讲义气,讲了一句话,真的去做了;而知识越高的人,批评是批评,高调很会唱,真有困难时找他,不行。

南怀瑾: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守护佛网

讲到这里,想起一个湖南朋友,好几年以前,因事牵连坐了牢。三个月后出来了,碰面时,问他有什么感想?他说三个月坐牢经验,有诗一首。是特别体裁的吊脚诗,七个字一句,下面加三个字的注解。他的诗是:世态人情薄似纱——真不差,自己跌倒自己爬——莫靠拉;交了许多好朋友——烟酒茶,一旦有事去找他——不在家。

摘自《论语别裁》

我们看历史上有很多人物、很多朋友,谈到历史偶然想到一个问题,中国人讲五伦: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前面四伦还讲得过去,为什么加上朋友呢?友还是非常重要,朋友有时比父母、兄弟还重要,为什么呢?人有时遭遇某一种事,产生某一种心理,父母、兄弟、夫妻不一定帮得上忙,唯有朋友才能解决。然而中国历史上标榜朋友之道的,也只有管仲、鲍叔牙的故事,难道中国几千年历史只有他们两人之间有朋友之道?当然不是,除了他们之外,在非知识分子中有很多,知识分子反而不容易做到。

据我这几十年经验,到现在更承认古人的两句话:“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我最近写给别人一副与此有关的对联,“报德者寡,报怨者多”,现在的时代,你付出再多,所得的都是怨恨。古人也说“仗义每从屠狗辈”,社会上真正能够帮助别人,同情、可怜他人的是穷人,穷人才会同情穷人,痛苦中人才会同情痛苦的人,屠狗辈就是杀猪杀狗的,没读过什么书。“负心多是读书人”,知识分子知识高,自己思想解释就越多,不愿意做的时候,他会刻意加以解释;知识低的人不会解释,朋友嘛!怎么不去?为朋友没有理由不去,因为他思想不复杂。学问越高,思想越复杂,高学问而变成单纯专一的人,那是天下第一人,由高明而归于平凡。

譬如管鲍之交,管仲开始跟鲍叔牙做生意,结帐的时候,鲍叔牙也不问赚了多少,管仲就自己装了起来。人家告诉鲍叔牙,管仲太不够意思,两个人做生意赚了一千万,才给你鲍叔牙一百万!鲍叔牙不但不以为意,还说:“他因为穷!他需要钱,我不需要。”这多么难?管仲那个做法是乱来的,拿了就拿了,用了就用了,管仲的心情鲍叔牙了解。最后管仲要死的时候,齐桓公对他说:你死了以后,我想把这个宰相交给鲍叔牙来做如何?管仲说:千万不可交给鲍叔牙,他绝不能当宰相。他就这么爱护鲍叔牙,也只有鲍叔牙懂得,管仲不要他接位,是为了顾全齐桓公,也为了顾全鲍叔牙。这种胸怀多好,多高超,也只有知己才懂。如果像现在的人,你不做国防部长,应该交给我,却交给别人,那还够朋友吗!当年你当部长还是我建议的,要我当部长你却还要反对!不骂你祖宗八代才怪!以只有知己才能爱人以德。朋友的交情能够“定其交”,才可对他有所要求。过去我们念到“定其交而后求”,很滑头地加了一个小批说:“有酒有肉皆朋友,患难何曾见一人!”真有患难的时候,何曾有一人来帮助你啊!

摘自《药师经的济世观》《易经系传别讲》

在若干年前,我住的一条街巷里,隔邻有一家,便是一个主管官员,逢年过节,大有门庭若市之慨。有一年秋天,听说这家的主人,因事免职了,刚好接他位子的后任,便住在斜对门。到了中秋的时候,进出这条巷子送礼的人,照旧很多。有一天,前任主官的一个最小的孩子,站在门口玩耍,正好看到那些平时送礼来家的熟人,手提着东西,走向斜对门那边去了。孩子天真无邪的好心,大声叫着说:某伯伯,我们住在这里,你走错了!弄得客人好尴尬,只有向着孩子苦笑,招招手而已。有人看了很寒心,特来向我们说故事,感叹“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我说,这是古今中外一律的世间相,何足为奇

我们幼年的课外读物《昔时贤文》中,便有:“有酒有肉皆兄弟,患难何曾见一人”“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这不正是成年以后,勘破世俗常态的预告吗?在一般人来说,那是势利。其实,人与人的交往,人际事物的交流,势利是其常态。纯粹只讲道义,不顾势利,是非常的变态。物以稀为贵,此所以道义的绝对可贵了。

势利之交,古人有一特称,叫作“市道”之交。市道,等于商场上的生意买卖,只看是否有利可图而已。在战国的时候,赵国的名将廉颇,便有过“一贵一贱,交情乃见”的历史经验。如《史记》所载:“廉颇之免长平归也,失势之时,故客尽去。及复用为将,客又复至。廉颇曰:客退矣!客曰:吁!君何见之晚也。夫天下以市道交。君有势,我则从君。君无势,则去。此固其理也,有何怨乎!”廉颇平常所豢养的宾客们的对话,一点都没有错。天下人与你廉大将军的交往,本来就都为利害关系而来的。你有权势,而且也养得起我们,我们就都来追随你。你一失势,当然就望望然而他去了。这是世态的当然道理,“君何见之晚也”,你怎么到现在才知道,那未免太迟了一点吧!

有关人生的得意与失意,荣宠与羞辱之间的感受,古今中外,在官场,在商场,在情场,都如剧场一样,是看得最明显的地方。诸葛亮曾有一则名言,可为人们学习修养的最好座右铭,如云:“势利之交,难以经远。士之相知,温不增华,寒不改弃,贯四时而不衰,历坦险而益固”。

摘自《老子他说》

讲朋友这个“朋”字,就是两串钱,或者宝贝,挂在这里,“有酒有肉皆朋友,患难何曾见一人”,所以朋友这一伦非常重要。一个人啊,有时上不可以对父母、下不可以对妻子讲的话,只有朋友可谈,兄弟姊妹都没有办法讲,痛苦烦恼的心事只有向朋友诉说。但是这种朋友哪里找啊?我说朋友很多,朋友分类,有经济上的朋友,可以借钱的;有些人你跟他好得要死,但是不要问他借钱,你只要跟他借一毛钱,交情就完了。有些是政治上的朋友,有些是点头之交的朋友,街上看见点个头,也是朋友,多得很。 真正的朋友啊,只有两人,一个死掉了,一个没有生,所以古人说“人生得一知己,死而无憾”。一个人得到一个知己啊,死了都可以,可见知己难得。是好兄弟的,不一定是知己的朋友,没有办法谈心,两夫妻也没有办法谈心。人家说夫妻意见不同是“同床异梦”,我说胡扯,世界上哪有同床做一样的梦!同床一定异梦的嘛!这也说明人与人之间心性很难沟通。真正沟通了,够得上是朋友,也很难。所以历史上只有管、鲍二人是知己的朋友,朋友一伦是十分贵重的。很多青年同学有笔友,通信也是朋友,我说三年五年最长了。通信时的好朋友,一见了面啊,不到三个月,完蛋了,因为理想中的都是好的,现实都是坏的。

中国人讲交朋友,“君子之交淡如水”,好朋友不是酒肉朋友,不是天天来往,平常很平淡。但这并不是说冷漠无情;朋友碰到困难,或生病之类的事,他就来了。平常无所谓,也许眼睛看看就算打招呼了,可是有真热情。这就是我们中国人所谓的“淡如水”,友情淡得像水一样。

淡如水”就是没有味道,大家平平淡淡的,老一辈的人自小都会懂。这句话是出自《增广昔时贤文》一书里,过去这是一本很重要的书,我们十来岁都已经会背了,原文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甜如蜜”。这个道理,诸葛亮的文章里也曾提到。诸葛亮除了功业以外,千古名文只有两篇,就是前后《出师表》,另外留下来的有几卦家书。诸葛亮的书信都很短,可见他公事很忙,没有时间说很多话,可是意思都很深远。譬如给他儿子讲交友的信中说,君子之交“温不增华,寒不改叶”。“温不增华”,是说春天到了,花已经开了,不要再加一朵花,锦上添花的事不要来。这也就是“上交不谄,下交不渎”的意思。朋友得意时,不去锦上添花,朋友倒楣时,也不要看不起他,还是跟平常一样。朋友之间的感情不能像是天气一样冷热变化,要永远长青,四季长青,这才是交朋友之道。

摘自《列子臆说》《易经系传别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