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教育的话,看这个孩子将来做什么,你要注意观察清楚,一个小孩子的动作和幻想,这个叫性向问题了。世界上作父母的有个很大的错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自己做不到的希望儿女做到;自己倒霉的,希望儿女飞黄腾达;笨家伙希望儿女将来做大学问家、大科学家,这是非常错误的。不过遗传常常是反动的,最聪明的父母常常生出笨孩子,有时候最笨的父母会生出绝顶聪明的孩子。

南怀瑾:聪明父母生笨娃,笨父母生聪明娃-守护佛网

譬如说,孟子为什么推崇舜?舜的家庭状况是“父顽,母嚣,弟傲”。父顽:这个“顽”不是顽皮,是非常固执成见、贪婪,像土匪一样。母嚣:嚣就是泼辣,十足的泼妇。假如有人在她门口弄脏了一点,她可以拿把菜刀,到人家门前骂上十天半月。弟傲:对于父母的坏处,他都有遗传了,对哥哥舜,视如眼中钉,常想对付哥哥,是一个现代所谓“太保”型的人物。舜就出自这样的家庭,这样的父母。

但舜和弟弟却截然不同,舜成为圣人。这在佛家的学术而言,应该是宿世种的因,现世的果报。在现代科学的遗传学来讨论,据我个人的研究,则属于“反动”的遗传。从历史上可以得到许多例证,父母非常老实的,往往生一个调皮儿子;父母很调皮的,往往生一个很规矩的儿子。道理就是“反动”遗传,也是基因的大问题,这是我个人的研究。如果在外国,依此写一部专书,那就不得了啦,也许要轰动一番。

这个道理是根据生理学而来。例如一个好人,他的行为绝对是好的,可是这个好人是勉强做的,其实他对人恨透了,想发怒又不敢发,于是许多情绪都压制下去了。这种被压制的愤恨怨气,潜伏在下意识里,遗传给了下一代,于是这孩子将来又凶、又坏、又狠,充分表现了上代内心中坏的一面。至于一个坏人,也有大好心思的时候,他的这一面刚好遗传到子女身上,这个幸运儿将来就会孜孜为善。舜就是这样一个人,再配合他自己的先天禀赋,以及后天努力,于是成为圣人。

舜有这样一个家庭,他的父母弟弟多次害他,欲致他于死地,而他都幸运地躲了过去,后来当了君王,他还是依旧爱他的父母以及弟弟。再说尧,也是圣人,他生的儿子丹朱却不太好,对尧不孝,而且不肯学好。尧没有办法,于是发明了围棋,教他儿子下棋,这是他的教育法。至于象棋,则是周公为了教他的侄子成王而发明的。这些上古的教育工具,现在已经发展培养出国手了。

摘自《南怀瑾讲演录》《孟子与离娄》

好的儿女,并不一定有好的父母,好的儿女有时还是坏父母生的。这之间的因果道理,非常复杂。有一些温柔敦厚的夫妻,偏偏生个胡作乱来的坏儿子。这在生理学上,目前还无法理解,不过我已有了答案,这叫做“遗传反动”,不会错。老老实实的父母,生个儿子特别调皮。当然也有还是生老实的。老实人再生老实儿子,一代一代传下来,那要变笨了的,是不是?真有修证的人,才看得清楚这些千差万别、复杂难测的因果变化。

所以教育非常非常难的,第一个就是禀赋问题,那么禀赋是遗传来的吗?也不对。我们中国古人有句土话,“一娘生九子,九子各不同”,同一个妈妈生九个十个兄弟姐妹,每个个性都不同,聪明与笨也不同,都是一对父母遗传的啊!所以说禀赋完全是由基因遗传来的,也不完全对。佛法、佛学的科学讲的很清楚,禀赋是自己本身带来的种子,佛学名称把这个禀赋叫种性,他自己本身带来的种子。例如尧舜是圣人,也是帝王,但尧的儿子不行,舜的爸爸不好。优秀的父母生的儿女不一定好,很笨很差的父母生个儿女却非常了不起;现在解释说是基因问题,那基因怎么分类?怎么遗传来的?我常常告诉研究生理学的医生,基因不是究竟,后面还有东西,慢慢去研究吧!所以是本身的种性带来秉性,而父母的遗传、家庭、时代、社会、教育的影响都叫做增上缘,增上缘是影响那个种性发展的一种助力。

摘自《佛教的孝道思想》《二十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

我们生命的来源,必须由男性的精虫和女性的卵子相结合,再加上精神体三缘合和而成,此三缘是亲因缘,精虫和卵子中所带来父母的遗传是增上缘。遗传的因素对我们生命的影响也很大,人的思想,行为动作都会和父亲或母亲相像。有些人的个性则与父母亲完全相反,譬如父母很老实,生的孩子很调皮,这是否与遗传无关?不,这是遗传的反动,因为老实的人也有调皮的一面,只是他压抑不敢发出来,到了下一代就发出来了。一个人生下来以后,其思想个性慢慢也受到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社会风气的影响,这些因素乃属于增上缘。

现代对于儿童的教育,有所谓性向的测验,以决定其“可塑性”。例如有的小孩喜欢在墙上乱画,有的小孩欢喜玩机械,看见手表的指针会走动,觉得稀奇,就拿小螺丝刀去拆开来玩。有些讲究性向问题的家长、老师们,就让他去拆,认为这孩子将来可能成为一个发明家。可是,假如我是这孩子的家长,则不一定让他去拆,最多是破旧不堪的废弃物,才让他去拆。因为小孩子天生有一种破坏性,人性中是具有反动成分的;尤其小孩好动,看见稀奇的东西,非打烂来看看不可。不过也有人生来想当领袖的,也有人生来想当和尚或神父的,这就是性向问题。

所以教育孩子,要从其可塑性方面去培养。有时候父母看到子女是不可造就的,就要赶快给予他职业教育,使他将来在社会上站得住脚,能够有饭吃;对于造就不了的,如果一定要他有很高深的学问,出人头地,这是不可能的。一个人的成功,各有各的道理,不一定要书读得多,这就如中国的谚语:“行行出状元”,也就是现代的理论,要注意性向问题。

摘自《圆觉经略说》《孟子与滕文公、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