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勒日巴是西藏一位修行真正有成就的大祖师,西藏人认为他是真正的活佛。现在书店里应该有他的传记卖,叫《密勒日巴尊者传》。其实他的传记以前就有人翻译,叫《木讷祖师》,木讷是密勒日巴的简称。

在西藏,不管是红教,黄教,白教,还是花教,都很崇拜木讷祖师。以我的研究来看,他是宋朝时代的人。为了报复仇人,他最开始学的是黑教外道。他学会了念咒和法术,还会神通。如果他对着某个地方念咒,那儿就会下冰雹,打雷,结果害死很多人,破坏了很多生命财产。后来,他意识到自己不对,就诚心忏悔,开始学佛了。

南怀瑾先生:密勒日巴(木讷祖师)是真正有成就的人,与众不同-守护佛网

他学佛的上师是很有名的玛尔巴活佛。为了磨炼他,帮他消业,玛尔巴上师一开始就狠狠的折磨他,让他受了很多苦难。关于这些,他的传记里都有记载,你们要自己去看,我们当年读他的传记时候,都是一边看一边流眼泪的。红教的祖师都是有太太孩子的,都是双修,但也不一定生孩子。玛尔巴上师是有孩子的。师父对密勒日巴这位徒弟说,你要跟我学,可以,没问题,但是我是要求很严格的,而且我是要供养的。西藏人的财富就是牛羊,密勒日巴没有钱,牛都养不起,就把家里仅有的一点钱财供养师父。

除此以外,师父还用种种办法整他,叫他盖房子:你不是想跟我学吗?那就要先培养功德,可是你的供养又少,那就在南边给我盖个房子吧。他就去挖地基,找材料,最后终于把房子盖好了。师父故意整他,问他说:“你为什么在南边盖房子啊?”“师父,你叫我在南边盖房子啊!”“乱说!我没有讲过啊,南边是我风水最好的地方,你在那里给我盖房子干什么?去,马上给我拆掉!”他又只好再亲自去把房子拆掉。师父又叫他在北面盖个房子。等盖好了,师父又骂他:“什么?盖房子?那是我那天喝醉了,乱说的,去拆掉!”然后又叫他西边去盖房子,他背东西,做苦工,肩膀都磨烂了,但他还是接着做,一声怨言都没有。师父的儿子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去帮忙他。师父把儿子叫回来,然后骂密勒日巴:“我的儿子是法王的儿子,是太子,你凭什么资格叫我儿子去帮忙?”“师父,我没有叫他,师兄是自己来帮忙。”师父臭骂他一顿,又叫他把房子拆掉。

师母看见这个情况也心疼了,就问这位师父:“你为什么这么折磨他啊?”“你不知道啊,他一生造的杀业罪过太大了,多少世修行都消不了啊,我这样折磨他是帮他洗净这一生的罪孽啊!”师父一边解释,自己也一边流泪,不过叫太太不要告诉密勒日巴这个情况。

最后房子终于盖好了,师父让他过关了:“嗯,看你还像个真学佛的样子。”就教给他法门,叫他去住山洞闭关。在山洞里,密勒日巴没吃的,就割草来吃,一身脱得光光的,拚命用功。

密勒日巴出家以前有个未婚妻,家里还有一个妹妹。她们知道密勒日巴在修行,但不知道在哪里。最后终于找到这个山洞,见他一身光光,瘦骨嶙峋地在打坐,就忍不住哭了,并把眼睛遮起来。密勒日巴问她们为什么不敢看,她们说:“你自己看看,你一身都是光光的。”“这是妈妈生的,大家都一样,有什么不好意思!”于是,未婚妻和妹妹就去外面化缘,弄来些布给他做衣服,弄些腊肉之类给他补身体。

这本传记写得很有趣,像小说一样很热闹。随后,他未婚妻和妹妹又下山化缘去了,他就把布剪了,做了几个套子,把两只手、脚,和生殖器都套起来。妹妹和未婚妻化缘回来,给他弄些供养来吃,见他这个样子,妹妹就问他:“哥哥,你怎么搞的,好不容易化来的布,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不伦不类!”他说:“你们认为最难看的,我把他们套起来就好了嘛,修行那有时间做衣服呢?”

这样修了十几年,后来好几年也没东西吃,他还不像那位女祖师,还懂得吃药,他不懂吃,完全是靠功夫,经过了种种的病痛和苦难。他快要成功的时候,师父已经死了。师父死以前,曾给过他一个锦囊,叫他背在背上打坐,告诉他,不到万不得已,实在是遇到不能解决的问题时才能打开。现在,他功夫到了最困难的难关,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想起了师父给的锦囊。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句话:“此时全靠好饮食!”经过那么多的痛苦,原来现在要吃好的补充了。正好,妹妹、未婚妻给他化缘来了腊肉和酒,他痛快地吃了一顿,当然以后不会常吃啦。吃完了,人一下子就变了,能在空中飞了。所谓飞,就是得道之人,五通里头的神足通。他以后就出来宏法讲经,很多法师都很嫉妒他。

密勒日巴和六祖一样,讲出来的就是佛法,不过经典不如法师那么熟。有一位在庙子里讲经的法师,当然对他很不服气,就和他辩论。密勒日巴说:“你不要辩,你懂得什么是空吗?”法师于是搬出一大堆理论,密勒日巴就指着大殿里的柱子说:“唉,你那都是理论,你看这个柱子是空还是有啊?”法师说:“柱子是有的,怎么会是空?”他说:“我说是空的,你说是有的。”一边说,他就用手在石头的柱子里穿来穿去。所以,一直到现在,那个柱子还是两截的,中间是空的。他说:“空即是有,有即是空,你们光知道嘴里讲空即是色,色即是空,那有什么用!”法师不敢说话了。他接着指着虚空说:“你说这个虚空是有还是空?”法师说是空,他说:“是有,我脚踏到虚空走路给你看!”法师不敢说话了,就皈依他了。所以,学佛要真修实证。

密勒日巴祖师也有一段很有意思的经历。修道到最后的时候,境界中出现很多女性生殖器,大小都有,无量无数把他包围起来。他当然一点都不动心,但是,任他怎么念经、念咒、观想都降伏不了这些东西。忽然,他悟了,他把自己观想成大大小小的男性生殖器,每一个都插进去,然后,那些东西都消失了。

《现代学佛者修证对话》

“维摩诘言:唯!舍利弗!夫求法者,不贪躯命,何况床座。”维摩居士说:喂!舍利弗!真要求法的,连自己身体性命都可以不要,你还问椅子在哪里!二祖神光向达摩祖师求法时,把手臂都割下来了,达摩要他手臂干什么?这是二祖表示自己的志气,为了供养佛法僧,没有别的可供养,不惜躯命供养。你们读密宗密勒日巴祖师的传记,他是宋元之间的人物,他的出家修行多苦啊!十几年住山洞没饭吃,比佛祖六年雪山修行还要苦,一身长出绿毛来。衣服也没得穿,后来总算他未婚妻和自己妹妹,为他化缘得了一些布,才做了个衣套来覆体。师父要他独立盖栋房子来供养,他费了几年时间挑土石盖起房子,师父又叫他拆掉重盖,还不准别人帮他。拆了又盖、盖了又拆,毫无怨言,为法忘躯。学密宗的人都以他为标榜,但是有几个人真做到像他一样?他为求法受到莫名其妙的磨练,但是从未反悔。

看到《维摩诘经》这句“不贪躯命”就要往这里想。可是我们学佛学打坐的,哪个不想求长生不老?又想通奇经八脉、头上放光。十个来的人有五双是为了身体而学佛,都在身体这四大上做功夫,没有一个是“不贪躯命”的。还有的人来向我发牢骚,他学佛二三十年怎么还生这种病,好像我该为此负责似的,我只好说我还没见过一个不死的人。所以《维摩诘经》还是没看懂嘛!真为学佛法,求个心地法门,能知道心地法门不在身上、不在健康长寿上、不在内外中间,能不贪躯命的,这个世界上还真不多。

对佛法的认识,首先一定要正确,所以禅宗讲见地。沩山禅师告诉仰山两句重要的话:“祇贵子眼正,不说子行履。”眼正是讲见地,就是观念要正确,行履是工夫。如果观念不正确,你的功夫做得再好他没用。只在身上做功夫,这个肉体是有生老病死的,会过去的,不是佛法。如果见地对了,行履也有,这个肉体虽然会过去的,但是比较少病少恼。要想做到无病不死,是要有特别法门的,但是连佛自己都不肯去做。所以佛与佛相见,还要互问“少病少恼否,众生易度否”。你们年轻法师学了这一句,将来彼此写信也可以用上,可是不要讲“信徒”易度否,那是神权用语,佛教用的是“信众”,众生平等,顺便一提。

《维摩诘的花雨满天》

强调一句——行愿最重要。行到了,见地才会圆满,修证功夫才会证果。古人证果的多,就是在行愿。

现在很流行木讷祖师传(密勒日巴),个个都很佩服他,那你能不能学木讷祖师呢?做不到。木讷祖师的老师那么故意整他,四幢房子盖起来以后要他拆掉,把背上都磨破了,流脓流血,他没有怨恨。你们天天想要老师传密法,只要老师开口骂两句,你们就要骂老师了。像这样的心行,怎么行嘛!都想自己当祖师,当六祖。六祖到五祖那里求法,五祖叫他舂米舂了三年。我们不必舂米,反过来好像老师欠我们的,假使在以前的时代,早就一棒子打过来了。怎么那么不通呢?心是怎么个想法自己不检查,还要求人家很严格,要求老师更严格了,这个是不行的,随时都要注意心行。

见地到了就是法身;修证到了就是报身;行愿到了就是化身。三身都在一念之间,这个修证不到,不谈!现在社会上,一般讲工夫都有问题。因为全世界都在心理变态的状态中,几乎没有一个人真正证到,都是自欺欺人之谈。我希望我们这里在座的,能真正学佛,不要做自欺欺人之事。

《圆觉经略说》《如何修证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