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怀瑾老师:中国的民族气运与国运已转,一定要有信心但也要居安思危-守护佛网

我们读历史有一个原则,读历史你们千万注意,古人有两句话:“虽曰人事,岂非天命哉!” 虽然讲政治,一切胜败是人事,“岂非天命哉”──一个不可知的力量,运气!历史上,尤其你看司马迁写的《史记》,各方面政治安定与否,当然靠人事的努力,另外加上国家民族有他的运气。
       
当年,我在台湾国民党的中央党部讲课,为什么讲呢?这个时候大陆正在批孔批林,国民党的中央党部叫我去讲,《论语别裁》就是这样开始讲的。我说批孔没有用的,批不了的,孔子打不倒的。后来我就讲过中华民族的命运,一九八七年(丁卯年)以后转运了。他们问我,当场有个中央委员站起来问:“南老师,你说转运了?” 我说:“转运了!” 他马上问:“有多少年?” 我说:“两百年的大运,将来比康乾盛世还好!”  他说:“你打保票吗?” 我说:“我再讲一句话,不是打保票,是根据历史的经验啊!”

《漫谈中国文化》(东方出版社)

------------

你们大概连十个天干、十二个地支都没有弄熟,更不懂得六十花甲。我们中国算历史,一国的历史有它自己国家的精神的,顺便给你讲一下。中国写历史,你们现在讲的一九多少年,那是耶稣的年号,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是黄帝子孙,我们已经四千七百多年了。就算从推翻专制政治体系,革命成功到现在九十六年。这个年号同历史文化有关系没有?有关系,推测得出来。

所以我们写历史,你们没有读过旧史,旧史上都是以黄帝为主体耶!以六十年为主体甲子、乙丑、丙寅、丁卯……天干地支六十年,这叫六十花甲,一个单元。假使这六十年叫上元甲子,然后甲乙丙丁转一圈,中元甲子,下元甲子,三个六十年为一百八十年,甚至说一千八百年。所以我们历史上先用甲子纪年,然后某个皇帝,什么人做皇帝,叫做什么。譬如清朝之前,崇祯皇帝在煤山吊死的那年叫“丁未之变”,就用干支做代号。再譬如推翻满清的“辛亥革命”,辛亥两个字就是六十花甲的纪年。六十花甲这样转过来,这个历史的演变记载一点都不会错。

而且懂了这个,就可以来判断未来的发展,譬如现在我们国家民族的命运正走到下元甲子的一半,所以在我的一本书上,当年在台湾讲的,大陆还在批孔的时候,我曾讲过,到一九八四年开始,中华民族倒霉的运完了,开始走大运,起码有二百年的好运,所以你们不要怕。你看这二三十年的发展,很多老同学都说:老师你说对了。我的说法怎么会不对呢?上有食道,下有尿道,怎么会不对?这是说笑话,实际上这是个计算,科学统计来的。

我在美国时批评他们,我说你们快要完了,不到五十年你们就结束了。我这个预言在台湾讲过,现在看来我也替美国悲哀,他们也很可怜,他们西方的文化向科学科技方面发展,科技也是一种文化,但是精神文明的境界没有。

《小言黄帝内经与生命科学》(东方出版社)

---------------

中国开放发展到今天为止,据我所知,很多所谓的企业家,由跑单帮开始到做老板,从小生意到建工厂、办公司、办集团,累计到现在民间商业的资本,好像比公家政府还多。可是大家是散漫的,换句话说,开放发展以后,我们一切都是手忙脚乱,才有今天的“繁荣”。但这个“繁荣”是很浮夸的,必须要“居安思危”了!我常常说,我们全体中国同胞要关起门来反省才行。 

中国文化讲经济有几千年的历史,不管是孔孟之道,还是诸子百家,都是讲勤劳节俭的。譬如《大学》里说,“生之者众,用之者寡”,这是经济的大原则,生产的要多,用的要少。老子也讲,吾有三宝:“曰慈”,仁爱爱人;“曰俭”,勤劳节俭,俭省不是小气哦;“曰不敢为天下先”,不成为开时代坏风气的先驱。我穿的衣服都几十年了,至少看上去还干净整齐,你们现在的穿戴都非常浪费,然后有钱都消费在吃喝玩乐、声色犬马、烟酒嫖赌上面,这是一个国家的什么国民呀?

中国人做生意有一个毛病,我看了几十年很伤感,譬如国内外同行做生意,假定外国有个生意来了,十块钱一件,隔壁一家晓得了,就卖九块半,另一家晓得了,卖八块,这是中国人的坏毛病。其他很多国家的人不是这样做的,譬如日本人,虽然你两个不痛快,虽然是“同行生意,三分怨气”,但对外是团结一致的。可是我们中国不同,这些商业道德,现在统统破坏了。我所知道的中国传统的商业道德,讲究“仁义礼智信”。现在开放发展以来,我们整个商业的风气,好像转向了四个坏的方向,“欺、哄、吓、诈”,这个我们要深深反省。中国几千年文化,是教育人人成为“礼义之邦”的国民,结果现在连基本的道德都没有了,这成什么话?


只要有两个中国人在一起,就分成了三派意见,痛苦极了。别的民族不一样,在自己家里吵吵闹闹,对付外人就不同了;会议上吵得一蹋糊涂,出去了还是两个肩膀搭在一起,喝酒去!同是议场的事,中国人就不一样,今天吵了,出门还蹬你眼睛,再不然暗里捅你一刀,真是不可理喻。所以人家的民族可以讲民主、讲自由,我们没办法讲,讲了一定要出大问题的。


我们国家改革开放到现在几十年,你们太幸福了,幸福到大家都不太清楚是怎么过来的,我常常警告大家,你们要珍惜啊!以我的经验,像这三十年的安定,是很难得的,不管它是真的还是假的,这种安定幸福,是历史上几千年从没有过的,真的没有。所以我认为现在的年轻人,都是温室里长大的花朵,更不晓得国家民族痛苦的经历和社会的变化。

《二十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中国式管理》

------------

问:我以前读过您的书,我记得您在一篇文章里面讲过一段话,您说从一九八四年开始,中华民族有三百年的好运,但是我觉得中华民族前途最大的变量是台海两岸对立的局面。我知道南老先生您曾经为台海两岸的和谈做过贡献,我想请教您从历史的眼光或者世界的眼光,给未来台海两岸的出路指一条明路。

南师:这个问题我想不是你我两个人可以讨论的。首先我告诉你,中华民族这一百多年,由太平天国时期开始,受尽了欺凌,受尽了侮辱。实际上,由乾隆、嘉庆开始,这个民族开始走到衰落的路。拿中国五千年文化另外一套计算命运的方法,好像说命运使然。到了一九八四年以后转运了,如果根据这个法则,照统计算出来,是二百多年的好运。比方而言,也许未来会超过康熙、乾隆的时代。

至于国家的统一是当然的事,而国家的统一在文化。我早三四十年前就告诉青年人,你们不要迷信英文,赶快学中文,将来汉语会变成世界第二种语言,中文变成世界第二种文字。我讲的这个预言都兑现了。

你看,从一九八四年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的太平。你们年轻人不懂,我们从小到现在,经历太多的战乱。像我,虽没有亲自看到推翻清朝,但是挨到边的;跟着是北洋政府的内乱,还有北伐的战乱,都是内乱了;又跟着是对日本的抗战;紧跟着是两兄弟两党的争论。我们是这样过了一辈子。这连续二十多年的太平日子,在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当年我们小的时候也有过太平的日子,但是很多老百姓没有饭吃,那个痛苦、饥饿的状态很严重。现在固然还有贫困地区、边缘地区,但比过去好多了。你放心,一定会统一的,看我们怎么努力了。

《南怀瑾讲演录》(东方出版社)

------------

回顾历史的陈迹,展望未来,我们这一辈人所处的这个动乱的时代,大概不会再延续太久了,照历史法则的推演,应该是丁卯年一九八七年以后,我们的民族气运与国运,正好开始回转走向康熙、乾隆那样的盛世,而且可以持续两三百年之久,希望现代青年,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老子他说》(东方出版社)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迦陵仙音礼敬南怀瑾):南怀瑾老师:中国的民族气运与国运已转,一定要有信心但也要居安思危

以上内容摘抄于互联网,侵删; 请关注公众号:先甲三日,学真易经,医学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