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怀瑾老师:当心美国会这样做,不提前拿回来以后都会有麻烦的-守护佛网
我到外国每个地方,美国也好,法国也好,都是学孔子的观念,“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贤者,友其士之仁者”,到了别人的国家,我先与他们上流社会打交道。譬如我一到美国,不几天,他们特务头子就来看我,我就笑,因为我刚好住在他们特务机关的后面,这是特别选的地方。

我说,你来了啊!我还正想去拜访你。他第一句话说,你是看不起我们的。我说,什么话!他说,你晓得我的职务?我说,你是美国的特务头子,我当然知道!他说,我也知道你啊!我说,我不是中国的特务头子。他说,你影响中国的宗教界、文化界。我说:“你不要客气了,我很看得起你啊!你是中央情报局的领导之一,对不对?中国几千年来都有特务,而且特务的工作不是普通人,是圣人做的。圣人你懂吗?”

“哦,我知道!”“管仲、诸葛亮都是特务头子!情报不够怎么可以从事政治、军事?所以中国的特务,自古都是圣人做的。你们是专属特务机构训练出来的特务工作者,不算什么。”

我再举一个例子,美国财政部要员曾专门来请我吃饭。这位财政部要员问我,你看了美国有什么观感?我说,刚来两三个月,会有什么观感!他说,你一定有,我们国家很欢迎你这样的人,最好你长住在这里。我说,对不起,我不会长住,因为我是中国人,我们中国人两兄弟吵架,我是夹在中间的,难办,暂时到你们这里住一段时间。他说,你总有个观感吧?最后逼得我没有办法,只好说了。

我说,“你一定要问我啊?我这个人是中国的老百姓,乡巴佬出身,不懂的,我三个月来,对你们美国的观感有三句话:第一、你们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嗯!他很认同。“第二、是最贫穷的社会”,他正在吃饭,把筷子就放下来,“嗯!有道理”。“因为我看到那些家庭用的汽车、家具、电视机、洗衣机、冰箱等等,都是分期付款的,用不到几年就旧了,新的发明出来又要换新的了,一辈子都在分期付款中,包括住的房屋。所以我说你们整个的社会是贫穷的社会。”他说非常有道理,饭都不吃了,就看着我。

“第三、你们是世界上负债最大的国家,你们根本空的,都是欠人家的,欠全世界的,骗全世界来的,可是全世界的国家对你们没有办法,因为你们有原子弹,所以人家不敢向你们讨账。如果我们中国只有鸭蛋,欠了债,人家就会来要账了。就是这三个观点,其他我不懂。”他说:“完全准确。”我说:“真的啊?总算给我矇对了!”但是这个话是我二十多年前讲的,今天的美国还是这样。

大约四十年前我在台湾国民党中央党部讲过,我说美国五十年后就会走下坡了,这在我的书上也有记载。当年,我在台湾国民党的中央党部讲课,我就讲过中华民族的命运,一九八七年(丁卯年)以后就转运了。当场有个中央委员站起来问:“南老师,你说转运了?”我说:“转运了!”他马上问:“有多少年?”我说:“两百年的大运,将来比康乾盛世还好!”他说:“你打保票吗?”我说:“我再讲一句话,不是打保票,是根据历史的经验啊!”

中国开放发展到今天为止,我们的商业行为,现在走的是西方文化的路线。我觉得所有的商人,包括国家、社会,以及各行各业领导者,到今天为止,应该反省思考,我们的商业要走条什么路?对于商业的发展,我们现在学的是西方商业发展方式,很有问题。

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以我的观点坦白来讲,现在商业的行为都是兼併别人资产的手段。我也常常问大家,研究工商,研究金融,研究经济的,对于五千年来自己本国历史中这一套学问,有没有看过、研究过啊?好像大家都认为只有西方才有这套学问,那么中国自己几千年是怎么过来的呢?难道那么笨吗?

据我所知,很多所谓的企业家,由跑单帮开始到做老板,从小生意到建工厂、办公司、办集团,累计到现在民间商业的资本,好像比公家政府还多。可是大家是散漫的,换句话说,开放发展以后,我们一切都是手忙脚乱,才有今天的“繁荣”。但这个“繁荣”是很浮夸的,必须要“居安思危”了!我常常说,我们全体中国同胞要关起门来反省才行。

现在大老板们有了钱,目标看外国,一部分人把产品尽量地想办法外销,外销当然是好事,但是不懂什么是真正的国际贸易。我们做的工业商品销到国外,看起来是自己赚了钱,事实上人家赚得比我们多得多;自己所得的有限,还很得意呢!这个账没有仔细算过。

赚了钱以后,又想办法把太太孩子送到外国去,乃至到国外搞个商业,办公司,买房产。我说你们注意哦,这个时候要居安思危了!

你们要晓得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拿了美国国籍的日本人在美国有多少钱,成为欧洲人的犹太人在欧洲有多少钱,但是一旦两国发生冲突,日本人、犹太人他们,在外国的财产一概被就地没收,被赶到集中营去。所以我对这些老板们说,你们怎么这样做呢?

而且你们的孩子送到外国受教育变成香蕉;外面肤色是黄的,内在意识是白的,不伦不类;三代以后,他们仍然是白种人里的五等公民,你们以为了不起啊?有人说在外国很自由,当然自由,你在别人的国家,坐在那里骂自己中国的人,谁管你啊?骂得越凶越好,这个很自由,但这不是好事啊!这是站在大的方面来讲。大家自己没有计划、没有思考,这个财富的流失多少?自己甘愿送出去。

------------《二十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漫谈中国文化》(东方出版社)-------------

在军事上,应该有充分的准备。譬如一个人,必须有一把刀,但永远不杀人。人需要自卫,而不是去伤害人,也不接受别人对自己的伤害。我们中国所有的兵家思想、军事哲学,以及《孙子兵法》、《太公兵法》,也和老子这一思想一样。这是中国文化的特色,就是绝对不侵略他人,但是也绝对不接受别人的侵略。所以并不是反战,相反地,认为军备一定要充足,因为有了足够的军事武力,才可以达到维持国际间的道德与和平。任何一个和平,没有一个坚强的武力在后面支持,都站不住的。万一发生战争,必须要用兵的时候,是不得已而为之,并不是逞强好胜。所以,最高军事哲学的思想,是不得已而为自己防备。做人的道理也是一样,中国做人原则的两句古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就是这个原则。 

我们的国家几千年来,是仁义博厚,恪守宽容忍让,希望天下人类,真能达到和平共存的世界,既没有侵占其他国家的利益,更没有压迫其他民族的野心,同时也没有自认为是天下第一的狂心。我们具有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忍辱负重的文化根基,也绝不甘愿接受不合理的侵略和压迫,虽然在极度的艰苦危难中,也必然自强奋发,终于做到以德化人,以礼让相安为志。 

中华民族在十八世纪以后,遭遇人类历史风暴的巨变,她凭什么依然能够在这种洪涛骇浪中幸存而屹立不倒?所谓中国的、或是东方的文化力量,究竟是一种什么力量?而且不要忘记我们仍然还正在艰危忧患之中,不要就自以为是,闭户称尊。事实上,我们的国家民族,需要切实明白,自己还处在这么一种情况中,岂只“居安思危”而已。希望中国人了解本国的文化精神,开拓未来要走的道路,并正告一些存有成见、偏见,或居心叵测的外国人士,能够知道中国文化的精神,以及我们的民族性。如果能够有助于这个地球上各国家、各民族的互相了解,减少误解,而互相交流融会,促进人类的和平与进步繁荣,这正是我数十年来所祷祝的心愿。 

----------《老子他说》《原本大学微言》(东方出版社)-------------

2010年10月18日晚在太湖大学堂,南怀瑾老师对友人的讲话记录:

我对很多在美国的朋友说要回国来。五十年前我在美国时就说过,五十年后的中国一定会赶上来的,美国会慢慢停止发展,中国会慢慢强盛的……

当一个国家发展受到阻碍时,那个国家就会对中国人的财富采取措施,会想办法夺走你的财富。不要看你现在美国呀什么国家有好多钱,你不拿回来,以后都会有麻烦的。我的好多朋友听了我的劝告,都回来了。时候到了,该回来啦!不要后悔啊,走晚了,到时可能什么都没有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迦陵仙音礼敬南怀瑾):南怀瑾老师:当心美国会这样做,不提前拿回来以后都会有麻烦的

以上内容摘抄于互联网,侵删; 请关注公众号:先甲三日,学真易经,医学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