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佛网 他人评价 广钦老和尚与南怀瑾

广钦老和尚与南怀瑾

记得是一九六五年,有一次,邻居汤之屏君,邀我同游土城承天寺(台北南方约廿公里),同去的还有一位淡江文理学院(现在的淡江大学)的李杏邨老师。记得这位李教授是教哲学的,对佛学有研究。在我们步行上山的时候,一边观赏风景,一边听他和汤君谈些佛学的点点滴滴,觉得甚为新鲜。

汤君与我比邻而居多年,后来他们一家移民到加拿大去了,而李教授后来也去了美国。

那天我们去承天寺的目的,是要去探望一个奇特的老和尚,名叫广钦的法师。听说他早年在福建山中修行时,曾经占住了老虎的洞穴。当老虎回来,看见一个和尚在洞里盘腿打坐,老虎踌躇了一会儿,竟然不声不响地离开,把洞穴让给这个和尚了。

这个故事太奇怪了,大家很想打听个究竟,才有那次承天寺之行。

李教授在途中谈天时,告诉我及汤君,有一位南怀瑾先生常在师大讲演,可以去听。这是我头一次听到南老师的大名,没想到见到他时,已是四年之后了。

话说那天在承天寺,因为有法会活动,客人很多,广钦老和尚被许多人围着谈话,我们没有机会多说。但是我心中老存在着老虎的问题,终于在十年以后,我得偿夙愿,有机会亲自问他究竟。

那是一九七五年春天,陶蕾从美国回到台湾探亲,有一天我们偕同周梦蝶和徐进夫,一行四人同游承天寺,他们也是对老虎的事产生好奇的。

到了承天寺,发现游人很少,四人就很方便地进入老和尚的厅堂。这个老和尚还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不倒褡(音单)的修行人。他每天只吃香蕉、喝水,也不躺下来睡觉,只在座上打坐而已,这就叫做不倒褡。

我们向老和尚行礼如仪,分坐两边后,我就很冒失地对他说:

“师父,听说你在福建山中修行时,曾经占了老虎的洞穴,不知是不是真的?”

“对呀,对呀,是真的啊!”老和尚笑着回答。我接着又问:

“老虎回来时你怕不怕啊?”

“没有什么怕的呀!那只老虎看看我,我看看它,我就继续打我的坐。”老和尚如此回答。

“你不怕它来吃掉你吗?”我又问。

“我心中想,如果上辈子欠它一条命,就让它吃掉好了,也算是还了债。如果不欠它命,它也不会吃我。所以心中很坦然,没有怕。”老和尚很轻松地说着。

我们总算亲耳听见他自己证实了。回去的路上,我们四人都赞叹,在那种状况下居然不怕,真了不起啊!

说到承天寺,一九六七年春天,南老师也曾前往参观,并与广钦老和尚见了面。

这位老和尚后来致意南老师,劝他出家为僧。为了这件事,老师作了一首诗作为回答:

游承天寺答广钦老和尚劝出家话

昨从歌舞场中过

今向林泉僧寺行

欲界禅天原不异

青山红粉总无情

时难辜负缁衣约

世变频催白发生

拄杖横挑风月去

由来出入一身轻

由这首诗看来,所谓舞榭与山林,青山与红粉,出家与在家,都只是表象的不同而已。

“拄杖横挑风月去,由来出入一身轻。”可能就是解脱自在的境界,是禅宗的超越境界。其实,孔子所谓的“从心所欲不逾矩”(《论语·为政》)也应该算是解脱自在的境界了。虽解脱自在,但有为有守,所做皆合乎道。

广钦和尚在福建时,名叫普钦,来台后改为广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守护佛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ouhufo.com/pj/21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