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云和尚在2014年写了一篇文章来评价南怀瑾,该文全程避开了佛法,仅仅以居士身份来评价南怀瑾,不够全面妥当。

对有如此成就之人,评价淡淡,但是对于某些台湾国民党政要却给予很高评价,称洪秀柱是观世音蔡英文是民进党的“妈祖婆”

所以有人说星云和尚是政治和尚,此言不虚。星云大师对南怀瑾的评价各位读者自己分辨。

星云大师不实事求是评价南怀瑾-守护佛网

 全文如下:

民国五十六年(1967年),开创佛光山以后,和我来往的各界人士,不计其数,潜心禪学的南怀瑾居士便是其一。

南怀瑾先生,民国七年(1918年)生於中国大陆浙江乐清县。依袁焕仙先生学习儒、释、道,游走三教之间。可以说,他是一位杂家学人,三教九流都能通达。

民国三十八年(1949年)春,南怀瑾先生来到台湾,相继受聘於中国文化大学、辅仁大学和政治大学讲学。曾因生活艰困,得到杨管北先生资助。之后,又在一个因缘际会之下,获得香港洗尘法师的支持,於台北信义路成立老古文化事业公司,曾出版《观音菩萨与观音法门》、《楞伽大义今译》、《圆觉经略说》、《静坐修道与长生不老》、《易经杂说》、《老子他说》、《论语别裁》等书。听说他的老古出版社出版的很多书籍,早期就能进入大陆销售,这对弘法也有很大贡献。

民国六十三年(1974年),他向我商借位在台北市松江路上的台北别院举行禪七。那时候,台湾很少有人打禪七,对於他的这股热心,我当然是欢喜给予支持了。只是没想到,当他还在禪七期间,就有人向我表示,借道场给南老打禪七,不是很妥当。為什麼?因為他在禪七的开示中,讲了一句:未曾落髮是真僧。但我一向对这种想法不太计较,也就没把它放在心上。

后来,他又跟我说,要借用佛光山大悲殿打禪七,我一样答应他。只是这时候又有人来检举了,说他在禪位上抽烟。但我觉得,在家人抽烟并非戒律所不许,也就没有介意。甚至禪七圆满,他人要走了,还把佛光山上的三个学生带到台北去,儘管有人说,这三个人给他洗脑了,我也觉得不能怪他,总觉得人各有因缘。不过,后来佛光山的弟子逐渐增多,意见也变得复杂,我和南老也就渐渐地疏远了。

南怀瑾居士是一个很懂得世事、交友广阔的人,如总统府秘书长马纪壮、陆军司令彭孟缉、上将刘安祺、中将萧政之、中央大学校长余传韜、华视总经理郑淑敏等党、政、军界,乃至财经、传播、教育各方面高层人士都与他有交往。可以说,佛教里能有达官贵人来学佛,南怀瑾居士是很有贡献的。

后来,他听说浙江半壁江山贫困落后,唯有兴建铁路,才能改善当地发展时,还在民国八十一年(1992年),偕同尹衍梁等人出资捐建金温铁路。近年来,听闻南老在无锡太湖边,闭门修身养性,我走笔至此,也深深地為这一位老人祝福。(注:南怀瑾居士已于2012年舍报。)

摘自台湾杂志《人间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