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盈亚王伟国(转新闻学院)

今夜通宵未寐,取阅你所带来上海复旦大学新闻学院诸君有关读《论语别裁》报告会十篇文章,且感且惭。

诸位同学乃至上有先生,居然拨出求学时间来读拙著,岂不深自感动。但所惭者,诸位大概忽略,我在成书之前有一首诗:

古道微茫致曲全

从来学术诬先贤

陈言岂尽真如理

开卷倘留一笑缘

诗中所谓真如,又包括两重意义:一为佛家之真如;一是平常口语“是真的如此吗”。其次,则忘了写书乃我在课堂上信口演讲的语录,都非专著。故取书名为“别裁”,即包括是孔子《论语》一书的另行裁剪的戏论。换言之,即是旁门左道的胡说而已,不足为训。如果我认为是著述,便不称“别裁”了!可是,大家客气,始终基于尊重礼貌,不予说穿,亦甚可感可笑。所谓可笑之处,是笑我自己又来“诬”先贤一番也。因此,希望你亲自代我谢谢钱季平、刘松明、叶贞、李建中、沈立炯、胡润斌、高国营、任晓云、田俊荣以及吕新雨先生。 

说我等于领了他们十位先生的奖状,再次谢谢。其中尤以田俊荣同学的一篇,更为欣赏。可惜我一辈子不真肯“为人师”,不然,如田俊荣同学的精神,正如禅宗古德所云:“见与师齐,减师半德。见过于师,方堪传授。”何其可喜可爱。但望田俊荣同学今后为学处事,能如此缜密,切勿流于琐碎,则其前途成就,正未可限量也。

高国营同学,有此反省警惕之言,更觉可爱可喜。 

恕我年老力衰,未能在诸位大作上,一一详加提供意见,统诸见谅是幸。专此祝

大家

新年遂意

南怀瑾

一九九六年一月三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