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佛网 全集 南怀瑾《佛说入胎经》今释第21-38周的变化

南怀瑾《佛说入胎经》今释第21-38周的变化

第21周:

难陀,第二十一七日,于母腹中,有风名曰生起,能今胎子身上生肉。譬如泥师,先好调泥,泥于墙壁。此风生肉,亦复如是。

释迦牟尼佛继续对难陀说,第二十一周,一股叫“生起”的生理机能,使得胎儿生出肌肉。就好比泥水匠,把泥调好后,涂到墙上。

今按:据现代医学的研究观察,从二十一周后,胎儿的体重迅速增长。

第22周:

难陀,第二十二七日,于母腹中,有风名曰浮流,此风能令胎子生血。

第二十二周时候,一股叫“浮流”的生理机能,使得胎儿生血。

今按:西医胚胎学的研究观察,血细胞早在第四周左右,已经由印黄囊制造出来。随后,由肝、脾接替了造血的功能。但是,直到二十二周左右,细微血管才开始清楚的显现出来。

第23周:

难陀,第二十三七日,于母腹内,有风名曰净持,此风能令胎子生皮。

第二十三周时,叫做“净持”的生命能,使胎儿的皮肤组织发育完整。

今按:西医胚胎学的观察,恰好在这一周里面(第160天左右),胎儿的表皮有了成长组织的特征。

第24周:

难陀,第二十四七日,于母腹中,有风名曰滋漫,此风能令胎子皮肤光悦。

第二十四周,一股叫“滋漫”的生理机能,使得胎儿皮肤光润。

第25周:

难陀,第二十五七日,于母腹中,有风名曰持城,此风能今胎子血肉滋润。

到了第二十五周,叫做“持城”的生理机能,使得胎儿血肉滋润。

今按:目前西医认为,二十六周左右,皮下脂肪逐渐积聚,皮肤皱摺减少,肤色由暗红转为浅红。

第26周:

难陀,第二十六七日,于母腹中,有风名曰生成,能令胎子身生发毛、爪甲,此皆一一共脉相连。

难陀,第二十六周时,有股叫“生成”的生理机能,使胎儿生出毛发、指甲。这些毛发、指甲,和体内的气脉也是相连的。

今按:(1)头发、指甲这些角质组织没有神经分布。但是,如果我们经过相当程度的静养,就会感受到它们上面也分布着无数的毛细孔,也有气息出入。

(2)西医胚胎学里,第二十六周长出脚指甲。至于手指甲,则在稍早一两周出现。

第27周:

难陀,第二十七七日,于母腹中,有风名曰曲药,此风能令胎子,发毛、爪甲悉皆成就。

难陀,第二十七周有股生理机能叫“曲药”,使胎儿的毛发、指甲等都发育完成。

今按:释迦牟尼佛对这第二十七周的介绍比较特别。前面二十六个周期,都在陈述生理的变化。到这第二十七周时,生理方面的介绍,只有上面短短的一句。随后讲的一大段,都是有关胎儿的因果报应。

这是什么原因呢?现在让我们先继续看这个周期的原文,然后再作讨论。

难陀,由其胎子先造恶业,悭涩吝惜于诸财物,坚固执着、不肯惠施;不受父母师长言教,以身语意,造不善业,日夜增长,当受斯报。若生人间,所得果报,皆不称意。

如果这个胎儿从前非常吝啬,从来舍不得把自己的财物分送给别人;同时又不听从父母、师长的教诲;身、口、意这几方面不断造作恶业。那么,如果转生为人的话,就会有下面各种不如意的恶报。这本经把它大致归纳为三大类。

(一)

若诸世人以长为好,彼即短;若以短为好,彼即长;以粗为好,彼即细;若以细为好,彼即粗;若支节相近为好,彼即相离;若相离为好,彼即相近;若多为好,彼即少;若少为好,彼即多;爱肥便瘦,爱瘦便肥;爱怯便勇,爱勇便怯;爱白便黑,爱黑便白。

(按:上面这一段,主要叙述胎儿外观方面的果报。)

如果当时社会上认为长得高大才好,他就会长得矮小,如果认为长得短小才好,他就长得高大。

如果一般人认为粗犷才好,他就长得细小;反过来,如果一般人认为细致才好,他就长得粗犷。

如果当时认为某些支节部位长得接近比较好,他就恰恰离得远;如果认为那些部位长得远些比较好,他就偏偏长得近。

如果认为某些部位,长得多一点才好,那么他就长得少;相反的,如果当时认为某些部位长得少才好,那么他就偏偏长得多。

当时如果喜欢肥胖,他就长得清瘦;当时如果喜欢清瘦,他就长得肥胖。

当时如果喜欢柔弱斯文,他就长得魁武勇猛;当时如果喜欢魁武勇猛,他就长得柔弱斯文。

认为长得白才美,他就长得黑;认为黑才美,他就长得白。

(二)

难陀,又由恶业,感得恶报:聋盲疡痉,愚钝丑陋。所出音响人不乐闻,手足挛襞,形如饿鬼。亲属皆憎,不欲相见,况复余人。

(按:这一段,主要叙述胎儿生理机能方面的果报。)

难陀,由于从前的恶业,还可能招致一些其他的恶果。譬如聋、盲、哑;或者痴呆;或者讲话的声音,让人听了讨厌;或者手脚扭曲变形;或者长得丑陋,像个饿鬼。连亲人们看了都觉得讨厌,至于其他的人,就更不想和他接近。

(三)

所有三业,向人说时,他不信受,不将在意。何以故?由彼先世造诸恶业,获如是报。

(按:这一段,则是人际关系方面的果报。)

由于从前在身、口、意方面所造的恶业,这一生所说的话,他听了不信服,也不接受;即使最有道理,他也不放在心上。

以上这些,就因为前生造作了各种恶业,所以得到这生种种的恶报。

讲完了恶报之后,下面继续介绍的就是善报方面。

难陀,由其胎子先修福业,好施不悭,怜愍贫乏,于诸财物,无吝著心,所造善业,日夜增长,当受胜报。若生人间,所受果报,悉皆称意。

难陀,如果这个胎儿从前修了很多福德,对自己的财物毫不吝惜,一向慷慨好施,积功累德下来,就会得到善报。如果转生为人,所得的果报就是称心如意的。

释迦牟尼佛讲到善报方面,同样的,也归纳为三大类。

(一)

若诸世人,以长为好,则长;若以短为好,则短;粗细合度,支节应宜。多少肥瘦,勇怯颜色,无不爱者。

(按:这是就外观方面来说。)

如果当时一般人认为长得高大才好,他就会长得高大;如果当时一般人认为长得短小才好,他就长得短小。总之,粗细、比例、多少、肥瘦、气质、肤色等等,都恰恰合于时宜,得人喜爱。

(二)

六根具足,端正超伦,辞辩分明,音声和雅,人相皆具,见者欢喜。

(按:这部分属于生理机能,以及内五行方面。)

五官端正,四肢健全,气质端庄,谈吐大方,声音悦耳。总之,内外五行都可圈可点,自然具有一股吸引力,使得人们都乐于亲近。

(三)

所有三业,向人说时,他皆信受,敬念在心。何以故?由彼先世造诸善业,获如是报。

(按:这部分属于人际关系方面。)

由于从前在身、口、意三方面的善业功德,所以这生说出的话,人们都会听信,而且非常敬重的乐于接受。

上面所列举的各方面的善报,就是由于从前所作的各种善行而来。

讲过了胎儿前生今世的因果关系之后,接着叙述的就是胎儿当时在母体里的受报状况。

难陀,胎若是男,在母右胁,蹲踞而坐,两手掩面,向母脊住;若是女者,在母左胁,蹲踞而坐,两手掩面,向母腹住。

如果是男胎,多半偏向母亲的右胁,两臂在胸前弯曲着,两手对着自己的脸,半蹲半坐的,面向着母亲的背脊。

如果是女胎,多半偏向母亲的左胁,两手弯曲的对着自己的脸,半蹲半坐的,面向母亲的肚皮。

在生藏下,熟藏之上,生物下镇,熟物上刺,如缚五处,插在尖标。

今按:(1)如果就生理部位来讲,“生藏”相当于胃部,“熟藏”相当于膀胱。刚装进肚里的东西,就是“生物”,经过分解、消化后的,就是“熟物”。

(2)有关生藏、熟藏,释迦牟尼佛在《禅秘要法》里也提到。读者可参考南怀瑾老师《禅秘要法》的白话解释《禅观正脉》,书中同时附有洪文亮医师从西医角度对白骨观的一些诠释。其中也提到了对生藏、熟藏的观点。

(3)这段原文的最后一句,“插在尖标”是什么意思呢?为了明确起见,我们再参考《处胎会》中相关的原文:

生藏之下,熟藏之上,内热煎煮,五处紧缚,如在革囊。

子宫里的胎儿,被装了食物的胄部向下压,同时又被装了尿液的膀胱向上挤。整个躯干和四肢就好像紧紧的被裹在这个皮袋里。

若母多食,或时少食,皆受苦恼。如是,若食极腻,或食干燥,极冷极热,咸淡苦醋,或太甘辛,食此等时,皆受苦痛。

如果母亲吃多了,或者吃少了,胎儿都会受到感应,都会觉得不舒服。如果吃得太油腻,或者太干燥;太冷、太热、太咸、太淡、太苦、太酸、太甜、太辣等等,胎儿都会觉得不舒服。

若母行欲,或急行走,或时危坐,久坐久卧,跳踯之时,悉皆受苦。

如果母亲行房事,或者走路走得太快,或者坐得笔直,或者坐久一点,躺久一点,或者跳上跳下,胎儿在里面都会觉得很痛苦。

难陀,当知处母胎中,有如是等种种诸苦,逼迫其身,不可具说。于人趣中,受如此苦。何况恶趣、地狱之中,苦难比喻。是故难陀,谁有智者,起居生死无边苦海,受斯厄难?!

难陀,你要知道,在妈妈肚里,受到种种的痛苦,详细状况数说不清的。上面这些,还只是转生人胎所受的煎熬。如果转生其他恶道或者地狱的话,所受的苦难更是无法想像。

所以说难陀啊,一个有智慧的人,怎么可能爱恋这个生命,又怎么会愿意沉溺在这无边的苦海中呢?!

今按:(1)讲完了这些果报之后,进入第二十八周,这是目前医学界认为胎儿能够脱离母体独立生存的分界。因为这期间,肺部已经发育完成,神经系统也趋向成熟,体温调节和呼吸神经中枢的功能也都建立。胎儿已经开始具备在母体外生存的能力。

(2)释迦牟尼佛恰好在这分界的第二十八周前,插入一大段有关胎儿的因果报应,似乎又是个巧妙的安排。

(3)进入这分界的第二十八周,这本经典怎么说的呢?这段描述也很有意思。

第28周:

难陀,第二十八七日,于母腹中,胎子便生八种颠倒之想。云河为八?所谓屋想、乘想、园想、楼阁想、树林想、床座想、河想、池想。实无此境,妄生分别。

胎儿生出八种颠倒的妄想,呈现出房屋、车乘、庭园、楼合、树林、床座、河流、水池等境界。

今按:外在世界的景像在这个周期出现,或许也寓意著,胎儿已经具备了到母体外独立生存的能力。

第29周:

难陀,第二十九七日,于母腹中,有风名曰花条,此风能吹胎子,令其形色鲜白净洁。或由业力,令色黧黑,或复青色,更有种种杂类颜色。或令干燥,无有滋润。白光黑光,随色而出。

第二十九个七天当中,一股叫“花条”的生理机能,使胎儿肤色显得鲜白,洁净。由于业力的不同,也可能是黑色,或者带着青黄,乃至其他一些颜色。业力好的话,皮肤润泽有光;业力差的话,皮肤就干燥枯涩。

照目前西医的研究,大约第二十六周开始,皮下脂肪逐渐积聚,所以胎儿皮肤较白。

从第三十到三十四周,体内脂肪大约占体重的百分之八。所以胎儿日见丰润,皮肤也逐渐转白。

第30周:

难陀,第三十七日,于母腹中,有风名曰铁口。此风能吹胎子发毛爪甲,令得生长。白黑诸光,皆随业现,如上所说。

难陀,第三十周时,一股生理机能叫“铁口”,使胎儿的毛发爪甲,发育得完善齐全而有光泽。

第31周—-第34周:

难陀,第三十一七日,于母腹中,胎子渐大。如是三十二七、三十三七、三十四七日已来,增长广大。

释迦牟尼佛继续说,难陀,从第三十一周,经过第三十二、三十三、三十四周,胎儿逐渐长大、长胖。

今按:照西医的胚胎学来说,从三十到三十四周,由于体内脂肪积聚,所以胎儿除了皮肤转白之外,手脚和体躯也逐渐变得肥胖。过了三十四周,胎儿的生长又缓慢下来。

第35周:

难陀,第三十五七日,子于母腹,支体具足。

难陀,到第三十五周时,胎儿已经发育得相当完备。

第36周:

难陀,第三十六七日,其子不乐住母腹中。

到了第三十六周时,胎儿已经不再喜欢住在母亲肚里了。

第37周:

难陀,第三十七七日,于母腹中,胎子便生三种不颠倒想。所谓不净想、臭秽想、黑暗想,依一分说。

难陀,到第三十七周,胎兄在母亲肚子里,有了三种确实的感受,觉得很不干净,而且气味恶臭,周遭黑暗。

第38周:

难陀,第三十八七日,于母腹中,有风名曰蓝花。此风能令胎子转身向下,长舒两臂,趋向产门。次复有风,名曰趣下,由业力故,风吹胎子,令头向下,双脚向上,将出产门。

难陀,第三十八周时,一股叫“蓝花”的生理机能,使胎儿转身朝下,趋向子宫口。

同时又有股叫“趣下”的生理机能,把头下脚上的胎儿推出产门。

今按:现代医学的研究,母体在怀孕的第三十八周时,脑垂体会分泌大量的“催产素”。生产时,这激素使子宫壁强烈收缩,同时使子宫颈肌纤维松弛。于是子宫口扩张,同时藉着子宫壁肌、母体腰肌的收缩,胎儿逐渐被推出母体。

难陀,若彼胎子,于前身中造众恶业,并堕人胎。由此因缘,将欲出时,手足横乱,不能转侧,便于母腹以取命终。

如果这个转为人胎的胎儿,前生造了许多恶业,将要出生时,很可能由于先世的罪业,手脚横侧,头部无法顺利转下,无法脱出子宫,那么就会胎死腹中。

时有智慧女人,或善医者,以软酥油,或榆皮汁,及余滑物,涂其手上。即以中指夹薄刀子,利若锋芒。内如粪厕,黑阕臭秽可恶坑中,有无量千虫恒所居止,臭汁常流,精血腐焖,深可厌患,薄皮覆盖,恶业身疮。

这时,必须有个伶俐的女人,或者懂得医术的,用软酥油或榆皮汁,或者其他的润滑物涂在手上。然后用中间的两指夹住锋利的刀片,进入腹内。这里面就好像是个又黑又臭的粪坑,有数不清的虫,到处是臭汁烂肉。总之,我们这层薄皮下面,就是一瘫恶业身疮。

于斯秽处,推手令入,以利刀子,向割儿身,片片抽出。其母由斯,受不称意,极痛辛苦,因此命终。设复得存,与死无异。

手指夹着刀子进入子宫,用小刀把胎儿一片片割下,取出。这时母体非常痛苦,很可能因此丧命;即使有幸,母命保住了,也是元气大伤,像是大死一场。

难陀,若彼胎子善业所感,假令颠倒,不损其母,安隐生出,不受辛苦。

难陀,如果这个胎儿由于善业因缘,头向下的顺利出生,那么就母子平安。

难陀,若是寻常无此厄者,至三十八七日将欲产时,母受大苦,性命几死,方得出胎。难陀,汝可审观,当求出离。

多数到了三十八周,要临盆时,母亲都经过非常痛苦的折磨,才把胎儿生出来。

难陀啊,生命就是这样来到人间。你想想看,哪儿还有一片净土?哪儿还有一块乐园呢?你看清楚了,就要好好发心,跳出这生死轮回啊!

《佛说入胎经》到这里告一段落,但是我们的问题并没有告一段落,并没有解决。譬如释迦牟尼佛在这本经典最后,叮咛—-“当求出离”。究竟怎么样跳出生死?

怎么样不再被轮回所转?为了正视这个问题,有几点我们必须再作强调说明:

(1)真能从生死的轮回中跳出来,不再被生死、烦恼所转,才叫解脱。解脱不完全等于悟道。照见一念无明,觉悟到生命的本来,这是“般若”,又叫悟道。

悟道之后,配合修证,不论何时、何地,都能照见五蕴皆空,都在“常、乐、我、净”的境界,这才是“解脱”。解脱了,连解脱这个概念都放下,不认为自己在解脱,不认为自己在修行,这才算真正证到“不生不死”“不垢不净”的“法身”。

所以,“法身、般若、解脱”虽然是三位一体,却也是一体的三面。唐朝的永嘉大师针对这个关键,就作过很精辟的解说,“法身不痴即般若,般若无著即解脱,解脱清净即法身。”

(2)我们已经知道,这个生命是由性欲关头的一念无明,配合父亲的精虫,母亲的卵子,由这三缘和合而来。

神识一旦转进去了,这三缘一旦结合起来,就好像奶粉、白糖和水搅在一起。水里有糖,有奶粉;奶粉里有水,也有糖;糖里又有水和奶粉。这三样东西混成一体了。不经过特别的处理,是分不开了。

神识一旦转入胚胎里,又好比一只苍蝇,停到电扇中间的转轴上。停上去之后,电扇转动了,这么一转动,里面那只苍蝇再也飞不出来了。

神识在入胎前,属于心灵–肉眼看不见的“能量”的状态;而精虫、卵子则是有形有状的“物质”的状态。神识和受精卵一结合,就成为质、能的结合。这个之 后,“能”就受到“质”的制约,也就是精神(心)被物质(物)所困;心被物所转了。

(3)我们要求解脱,就是要做到不被物质所困,甚至于翻转来,从心所欲的主导物质、调配物质,这也就是所谓“心能转物,即同如来。”

关于这点,《楞严经》作了非常扼要的提示,那就是“生因识有,灭从色除。”要想解脱,必须从色法上下手。

(4)色法上下手,也就是调理色身、修炼气脉。

佛学把色法(物理部分),归纳成五大:地、水、火、风、空。

不论从那一大种下手起修–譬如不净观(属地大),水观(属水大),火观(属火大),安那般那(属风大),到最后都要通到“空大”,才可能超越了物质、色法的束缚。

而“四大”当中又以“风大”和“空大”最为接近。“安那般那”则是利用“风大”起修。比较起来,最容易证到“空性”。这也就是为什么释迦牟尼佛特别提出“安那般那”,认为这个修法特别奥妙的关键所在。

(5)除了“色法”部分,我们生命还有“心法”部分。因此《楞严经》在“五大”之外,又加了“觉、识”,而成为“七大”。如果从风大起修,进入“空大”,超越了物质、生理方面的障碍,同时配合心智上的觉悟,解脱“觉、识”这两大,那才算是真正得了自在。

所以,“安那般那”的修法,不是只练呼吸,而是从呼吸下手,然后通达“清净本然,周遍法界”的真空妙有,即空即有,非空非有,才是究竟。

(6)尽管佛法一再强调“唯心”,但是严格说来,有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一般的修证上,不论见解,或者功夫、境界,差不多都在“唯物”方面转。

究竟心如何变成物?心物怎么样一元?无法求证到,这是个大问题。真求证到,真的心转了物,心物圆融无碍了,才算真正见了道,证了道。

(7)我们不能见道,不能证道,简单说,就是业力的关系。我们这个后天生命活动,整个都是业力的作用。所谓“力”,就是一股力量。虽说是唯心的,但同时联带 着物,所以严格说,它(业力)也是心物一元的。

所谓业力,所谓习气,不单单指我们现在的思想。

我们现在所想的,所感受的,都还是这股业力的现象、外表。促使每种思想模式、喜好类型不同的那个根源,才是业力所在。那是看不见、摸不着的。

千万不要以为自己思想清净了,念头停止了,没有了,就以为没有业了。要知道,整个睡眠状态,都是业;即使断了气,死亡的境界,也还是在业中;甚至 于打起坐来,一念清净,那也是业。

总之,我们现在活动,所有的细胞,任何心理状态,里里外外,整个都是业力、业气所形成。

一般说习气转不了,很难转得过来。这是过去多生累积的习惯、习性,也叫业习。转得过来,才叫修行。

(8)所以,听到一句“灭从色除”,千万不要又被这句话所误,一味的只管色身气脉,而不注意心理结使的去除。那就真要驴年才得解脱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守护佛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ouhufo.com/quanji/301.html

南怀瑾《易经系传别讲》下传 第4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