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学佛学道的人们,在开始的时候,内心多半都怀有一种神秘的观念。换句话说,就是因为这种神秘的观念,才促使他们学佛学道,也可以说,探索神秘就是他们学佛学道的动机。

普通人对于佛道的问题,有些是采取不信的观念,有些是抱着怀疑的态度。不过,不论是相信,或者怀疑,随之而来的,都免不了神秘的心理,因为宇宙间的许多事理和知识,都不可能只凭见、闻、觉、知去思量而获得结论。也就是说,宇宙间的事,有许多是不可知的,这种不可知就是神秘的根源。

南怀瑾:《神通妙用》之神通有无之辩-守护佛网

佛法本来是很平常也极实在的,佛法所谈论及研究的范围,是心性的道理,以及体性的“空”和“有”的真实意义。如果说到学问和修道,毫无疑问的,佛法是最高最圆满的。但是,在佛经的记载中,却掺杂了许多有关神通的说法,而且说得有凭有据,就像是演义小说中的神话一样。一般卫护佛教的人们,对这种神通的说法极力支持;而一般诋毁佛教的人们,则认为神通的说法,纯属荒诞。

其实,不仅是佛教的经典掺杂了神通和玄秘,其他所有宗教的学说,都具有很深的神秘性。佛经中所说的神通和鬼神,含有权威和真实两种意义,而其中的区别,什么代表了宗教的权威性,什么代表真实性,则又各有各的说法,不尽相同。

在中国的佛法中,禅宗属于中坚宗派,也就是说禅宗是很重要的宗派。禅宗的说法,认为心、佛和众生是三位一体,毫无差别的。这种说法,似乎已经完全摆脱了宗教的神秘色彩,而成为一种崇尚真理的学说。

在禅宗谈到心法的问题时,观念是只要悟见心性就是佛了;而按照佛经来说,凡是佛,都具备了各种神通。照这样推算下来,我们就要问,禅门中悟道的人,既然算是佛了,那么他们是否就具备各种神通了呢?以往的禅门大德,确实有许多人是具有神通自在的,现在的禅门之中,真有神通自在的人吗?

有些人,将佛法当作一种学术思想,这些人心目中对神通另有看法,他们认为,神通只是一种权变的说法而已,根本不必加以讨论。更何况,释迦在世的时候,对于神通是极力反对的。关于这一点,在戒律中有明文规定,任何人如果爱好谈论神通,就算是病态的行为,或者被列入魔道外道的名单,大家都要群起而反对他了。

近来有一位大德,对禅宗极力批评反对,他扬言道:谁能见性?我就不相信真有人能见性,如真有人见性,就请他出来表演一下神通,来做一个证明。如果他真的见了性,怎么头顶上没有圆光?也没有长成丈六那么高?更没看见他的六种神通自在呢?

但是,如果和这位大德谈佛理的话,他又极力反对妄用神通,认为施展神通是犯戒的。

这位大德的见解,实在模棱两可,令人不能明白,因为照他的说法,有神通就是荒诞,无神通又不能证明是悟了道。听起来,这种说法真像是开玩笑,等于说,如果太阳出来了,就是慧日增辉来描写,如果下雨的话,就用慈云法雨来形容,反正全凭他个人随便说,两边都对,全是两可的话。请问,佛法怎么可能是模棱两可的说法呢?

这位大德的话,颇像明末清初文人顾亭林的说法。顾亭林在他的《日知录》中认为佛所说的法,就像是两个水桶,一个桶装满了水,另一个是空桶,把这一桶水倒入另外一个桶中,再倒回来,反正倒来倒去,就是这一桶水而已。前面所说这位大德的言谈,就和顾亭林的话差不多一样。

这位大德对学禅的人的诋毁和批评,只是以个人的好恶之心为出发点,他的话,听起来实在不算公允,因为基本上的见解错误,尤其为了批评学禅的人,而影响波及到禅宗,更不合情理,所以不必同他争辩。

密宗和道家,本来是只管修行学道,并不谈论有关神通的事情。可是,当他们判断学人的成就程度时,又都是以神通作为衡量的标准。这种态度和见解,也实在算是荒谬了。

密宗认为,禅宗和其他各显教的宗派,有关修行方面,都没有修气脉的方法,因此绝不能达到“即身成就”,当然也就没有神通的发生和能力了。

道家则认为,佛法只知道修心修性,而不知道修身修命,所以也不能达到“形神俱妙,与道合真”,当然也不会有神通。

这两种说法,差不多是一样的。由此看来,如果想在义理方面,对如来藏性加以求证,是多么困难和不可能。近些年来,欧美的学者们,对印度的瑜珈术(常见于各报纸和刊物)及催眠术等都极重视,就是因为他们觉得神通是可信的事实,只不过学佛的人达不到神通的境界而已。

本文选自《禅海蠡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