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0年,胡适读到了《楞严大义今释》,他表示赞许,从此,南怀瑾的学识得到了主流学院派的承认。此书随后逐渐畅销岛内外。南怀瑾因为此书,其名字逐渐被更多人的人知晓。

随着台湾经济的发展,文化氛围逐渐形成。南怀瑾的隐士生涯中打下的学养根基逐渐现出了意义,越来越多的学校、机关、社会团体来邀请他去讲学。他频繁出入各种讲台,其渊博的知识和幽默的口才,吸引了很多听众,其粉丝和拥趸越来越多。

1963年,中国文化大学创办人张其昀十分赏识南怀瑾的德才,聘请他担任教授并兼礼学院院长,南怀瑾不喜欢当官,思虑之后,最终接受了教授聘书,附加条件是不到学校上课,由研究生到其家受教。

自南怀瑾受聘于中国文化大学执掌教席,后又陆续应邀到多所大学、机关、社团讲学。他曾在辅仁大学正式开设了《易经》课程。所谓厚积薄发,他古今中外,天南地北,人情世故,讲什么都信手拈来。结果学生一传十,十传百,南怀瑾的大名不胫而走。每次上课学生一直挤到窗外。

南怀瑾趣事:窘迫后又是怎么声名鹊起的?-守护佛网

1966年,声名鹊起的南怀瑾在蒋介石、蒋经国父子的邀请下,到台湾三军各驻地巡回演讲。有次在高雄冈山空军基地演讲,蒋介石亲自到场聆听。一些台湾政也因此都要来拜在南怀瑾门下。后来南怀瑾每周四给他们开了一个特别班,讲课内容偏重于历史哲学的发挥,如《史记》、《长短经》、《战国策》和《阴符经》等,唯以中华传统文化为主要内容,绝不谈时政。这个班大约延续了四年。有一次,南怀瑾给特别班上课,看到底有多少少将、中将,一数他们军衔的星星共有28颗,这些人都是位高权重的权贵。如蒋经国的宠臣王升、大权在握的总统府秘书长马纪壮、陆军司令彭孟缉、上将刘安棋、中央大学校长余传韬(陈诚女婿),王升得力助手萧政之……

之后,南怀瑾的《论语别裁》也在1976年出版了,在台湾引起轰动,一时洛阳纸贵,到了1988年,已印行了18版之多,香港、新加坡也争相翻印。 《孟子旁通》也很畅销。当时台北《中央日报》有一则新闻称,澎湖马公市有一对男女青年,他们骑马迎亲,按古礼仪举行婚礼。当双方互赠信物时,新郎以《论语别裁》赠给新娘,新娘则以《孟子旁通》回送,两书均为南怀瑾所著,可见南怀瑾在台湾青年中的影响力之大。一本学术著作能如此畅销,在台湾是几十年少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