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温铁路建设过程中,有许多事情的确是令人意想不到的。

 南怀瑾投资金温铁路的一些回顾和细节-守护佛网

金温铁路总顾问侯承业曾说过这样一件事。早在金温铁路还没有开工时,南怀瑾先生就将1000万美元汇到温州,铁路公司马上就买了几十部汽车。然而,当1993年8月他应邀从香港到浙江工地去考察时,却不见一辆汽车来接,只得从杭州挤火车去金华。这时的侯承业已是年近花甲,却连基本的礼遇也享受不到,他感到纳闷。后来才知道,原来公司有些人是有计划给侯承业这个总顾问一些考验的。

 1992年12月金温铁路动工时,南怀瑾先生曾给温州市领导建议发行债券修路,结果却被温州市政府宣传不当,让人误以为是南怀瑾缺钱修路发动大家捐钱,弄得他哭笑不得。为此特于1993年1月5日致函温州陈文宪市长问询说明。南怀瑾先生在信中说:“所示温州为金温铁路建设配套募捐事,本来以为一大好事,经老师鼎力提倡,殊属可喜,故而1992年12月18日晚电话与老师联络,只是贡献意见,请小心谨慎,务必一一登记清楚,以免后患。但是过了旬日之后,忽接温州及台北来电,都说:某某也为你们金温铁路捐款了啊!其意主要报功,其次讨谢。听了真有啼笑皆非、左右为难之感。”事后经省政府领导出面协调了解,方知误会,由温州市马云博副市长出面以答记者问的形式解说清楚,才消除误会。

 金温铁路建设耗资巨大,面临的困难多如牛毛,其中最关键的当然还是资金问题。最初的估算资金投入至少需要8亿人民币,后来提高到1.72亿美元,折算为人民币约15亿元。开工两年后,到1995年调高到21亿,最后结算时,尽管扣减了不少,还是达到29亿元,这绝不是一个小数目。原先合约上写明由中国银行担保向国外银行贷款,待南怀瑾运作获得摩根斯坦尼银行同意时,中国银行浙江省分行却说不能担保了。前面的一切努力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即便是天神下凡,没有资金,铁路也是没办法开工建设的。但问题并不仅仅如此,用南怀瑾先生的话说,“不只是资金(钱)的问题,而是怎样建立一个可行性的办法的问题。资金毕竟是人的智力所造成所聚集的。无钱固然难办事,但无办法聚财和运用财,有钱也等于无用”。

 在南怀瑾先生看来,修建金温铁路的困难不仅仅是缺少资金。1991年11月8日,他在和温州市委书记孔祥有的谈话中提到,自己从美国回到香港3年多,同国内做了很多事,也做了一些投资。除了温州南氏医药科技奖励基金会每年奖励5~6万港币,是温州市领导支持算比较快,国内办事,没有一件是快的,使你头痛得不得了。换句话说,讲国内不能批评它没有制度,它有制度,但它那一套制度是不符合现代化的,不符合开放政策的社会。每一件事,签约也好,合资也好,你想做一件好事把钱汇进去,做好事都有困难。

 事实的确如此。南怀瑾先生的一生曾经历了抗日战争和国内混战,以及新中国的成立后一个新政权的诞生与成长。忧国忧民是中国文人的共性,南怀瑾也不例外。他在《论语别裁》一书中这样写道:“历史上近数百年来,中国是处于最弱的时候,但时代在变,国运也在变,未来中国会有200年的机运,会比唐朝开国时还强盛,但事在人为,有机会如没有好好的抓住,也是发生不了作用的。”尽管前路困难重重,但南怀瑾深知,民之所需即是自己所行,他还是选择坚持“忍熬”前行。

 因为能正视过去的问题,所以才能找到最为合适的解决之道。这也是金温铁路几度“难产”,终于在南怀瑾先生的坚持下成功建成的一个重要原因。南怀瑾先生说,真正的改革开放,经济开发,不是钱的问题。过去国家在政治的措施上,思想的领导上,以及其他很多方面,都弄了很多框框,把自己捆起来,捆得死死的。现在所谓改革开放、开发,就是把那些捆死自己的框框解放开来,使自己活起来,这是主要的精神。

 反省、警示、借鉴

 1997年8月8日,金温铁路全线铺通,浙江省长柴松岳特给香港的南怀瑾先生致电,并代表浙江省政府和全省4400万人民,向南怀瑾先生致以崇高的敬意和诚挚的谢意,称浙江人民将永远记住南老师的卓越贡献。这一年,南怀瑾先生已是虚龄的耄耋之年,对此他感慨万千。

 1997年8月15日,南怀瑾先生给柴松岳省长写了一封信。因为建设金温铁路,南怀瑾和柴松岳相识多年,也建立了极为珍贵的友情。在南怀瑾眼中,朋友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五伦之一,极为可贵。也因为此,他在信中向柴松岳倾诉了修路的种种苦楚和反省。

 南怀瑾先生认为,自己的第一个错误是被乡谊情感所自欺。认为自己不必先与浙江打交道,应该一开始就找中央交涉,那样一切问题,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复杂。

 第二是签订合同契约时太大意,对合作方信任太过。认为自己是与浙江省政府合作创办铁路公司,谁知后只是和浙江政府所属的省铁道公司合作,地位不对等,信息也不匹配。

 第三是过于理想化。以为所做的是社会福利事业,应该会得到政府和公众的大力支持,哪知道前路困难重重,许多美好的设想都成为泡影。

 大多数商人都知道,商业就是商业,哪怕是为社会做福利的商业,也应该用商业的精神去做,而不应该感情用事,南怀瑾给商人的提醒应该是很有警示意义的。同样,做商业就应该有商业的严谨和缜密,不能马虎大意,这也是生意人的金规铁律。再者,任何美好的理想,也要面对现实,只有入世,才能出世,让事业在现实中更辉煌。

 古人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即便是圣贤也难免会有犯错的时候,只要能够及时改正就最好不过了。南怀瑾先生深知时运带来的历史机遇,可以让很多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在时势变化之后变成可能和现实。虽然南怀瑾对自己在修建金温铁路的过程中违悖商业规律的行为做了仔细反省,但他还是认为自己所做很有价值。他说,这条铁路大家企望了80年,修了7次都没有成功,今天我就决定一定要修,不是为我,是为了开启一个大例子,中国政府的公共建设可以和外资合作。因为不如此,不能加速国内的公共建设。所以我们不去打开这个关闭的大门,那么几十年都不会有人打开这个大门的。

 中国的传统文化讲究言行合一,强调人们的修养要以德服人。南怀瑾先生曾引用古训总结自己的过去,他说:“愚者暗于成事,智者见于未萌。老拙虽未敢以智者自况,第以年岁痴长、阅世较深之故,常不惮直率之言。”希望政府领导对他反映的情况引起重视,也给当下商界留下借鉴之道。

注:当时任金温铁路副总指挥的是大贪官杨秀珠。

摘自《南怀瑾的商业智慧》